夜夜念奴嬌(1-17章)(修訂版)

(1)帶雨的梨花

  「為什麼會弄成這個樣子?天啊!我做錯了什麼事,要這樣懲罰我?」在一個門窗緊閉的暗室裡,囚禁著一個全身赤露的女人,她獨自無援地哀怨地沈吟。

  好端端的一個純潔無玷的身體,經不起無情的摧殘蹂躪,頓時變了殘花敗柳,倒在床上,啼啼哭哭。只是個尋常婦女,弱質女流,何堪強暴,梨花帶雨,兩眼哭得紅腫。

  一身寒意瀰漫全身,因為她身無寸縷,赤條條的,雪白肌膚遍是爪痕瘀傷。雙手反綁在背後,捆著她的是自己的乳罩的肩帶。兩條腿在腳腕子那裡,給人用自己的小內褲像腳枷一樣纏住,打了個死結。動彈不得,想去尋身不能,想自我撫慰傷痕也做不到。就是這樣子,她給撇下在床上,暴露了乳房,赤裸了下體,默默地等候命運的擺佈。

  是誰個狠心漢子,不懂惜玉憐香,糟蹋了這個美肉娘?有誰看到這個情景,不為之動容?

  在黑暗中,時間停頓,周圍沈寂。被困在斗室之中,叫天不應,叫地不聞。這個飽受創傷的女子,用力閉上眼睛,竭力忘記剛才發生的一切。希望只是一場惡夢,那強姦她的,把她弄成這樣子的人摧花人,再出現的時候,會醉醒,回復理性。

線上影片無法觀看可以試試

1換流灠器 多換幾個試試

2下載其他撥放器 推薦VLC播放器

  (9)他們在船上做著愛

  秋萍做了做奇異的夢。

  她的丈夫未死,來到她床邊。她躺平在床上,丈夫俯身來就她。他們很久沒見面。丈夫的面孔是兒子的,他撫觸她的身體,脫去她的衣褲。秋萍想說話,問他到底是誰,但說不出話來。

  兒子拉下拉煉,從褲襠的縫兒裡鑽出了一條小蛇,軟軟滑滑的,漸漸伸長變粗,向她的小洞穴爬過來。小蛇來到洞口,蛇頭在洞口探觸。

  蛇說:「秋萍,你是我的新娘,前生注定我們今生要結為夫婦。」

  蛇柔軟地鑽入、穿透,深挖,把她的小洞塞至滿滿的。蛇身尾盤纏著她的身體。秋萍不能說話,只感覺到她那個小洞給充塞滿了。

  不知過了多久,蛇縮小了,出來了,留下潤滑的粘液在洞裡。兒子的臉俯下來,吻她。

  蛇退出了,仍讓她十分羞慚。那個似是兒子的丈夫走了,下體空蕩蕩,兩腿間冷颼颼,涼風直透進來。

  醒來,睜開眼,錦被揭開,兒子在她床邊,親手把褪到她腳踝的紅色小內褲沿著光溜溜的大腿慢慢地拉上去。

  秋萍認為服了醫生給她的消炎藥令她昏昏欲睡,慵懶地,賴在床上。其實,是一個多月來與兒子的搏鬥做成筋疲力竭的結果。

  「喔!」

  「弄醒了妳。」

  「你替我擦藥嗎?」

  「不是,我剛打開你的小屄看過,消了腫,沒事了,不用擦藥了。」

  「吃藥呢?」

  「醫生開的藥都吃完了。你今天的氣色很好,你也沒呼痛了。來,提起腿,讓我替你穿回小褲褲。」兒子撫著她的小腿瓜說。

  秋萍的陰道這麼一發炎,馬上變成受寵的嬌妻,受到兒子細心的呵護。她的小屄給照顧得很周到,當然也是為了自己能盡早享用的福利。這條小內褲,是兒子特別買給她的。他從百貨公司的女人內衣部拿了各牌子的內褲目錄回來,讓母親按圖索驥,選了這條最新款的比堅尼內褲。同是一條紅色的小內褲,在兒子眼裡,穿在母親身上,比照片的模特兒更香艷性感。

  兒子把這個意見告訴秋萍:「你真會選內褲。很少人穿這條小內褲會像你穿得那麼美麗。」

  幾時看過別的女人穿這條小內褲?秋萍知道,兒子迷戀著她,用淫褻的眼光打量她,她已被迫接受了。秋萍變得息事寧人,沒氣力和兒子擡槓,由得他說什麼、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