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匪與姊妹1

自從爸爸媽媽跟隨大姐移民到加拿大後,整間房子就只剩下阿穎,和姐姐阿詩兩個了。雖然父母離開前曾擔心房子位於僻遠的郊區,離最近的火車站也要半小時的小巴車程,只有兩個女孩子居住會不太安全,但無奈兩老必須過去加拿大報到坐移民監,加上兩姐妹堅持自己不再是小女孩,可以照顧自己,父母才不情願的讓這兩姐妹住在這間三層高的村屋。

由於交通不方便,所以這條村子的人口並不多,屋與屋之間的距離也不必像一些人口稠密的村子般必須屋貼著屋,而是疏疏落落的散落在村子四周,人們即使在屋內大聲呼喊,聲音也未必傳到其他的屋子。由於村子背後就是山,所以這一帶經常有些鼠竊狗偷出沒,爲保安全,所以每家每戶都設有防盜器,但即使如此,也經常發生失竊案。

今天晚上,阿穎拖著疲累的身驅回到家,才剛剛完成準備了三個月的報告,阿穎拖卻了同學們晚飯聚會的邀請,獨自回家準備早點休息。剛下小巴,獨自走在昏暗的小徑,遠遠看見家裏甚麼燈光,所以便打電話給姐姐阿詩,看看她在哪裏。

「姐,你還未下班嗎」

「唉別說了,臨近下班時老闆才丟下一大堆報表要整理,不OT也不行,你知道我是部門最資淺的一個,這些功夫不是我做誰做我趕不及回來一起吃飯的啦,你自己找東西吃吧!」電話另一頭的阿詩這樣回應阿穎。

「又是這樣,你這份工真的是收買人命! 一星期五天幾乎四天也要OT,你像賣身多過返工!」阿穎聽到要自己一個吃晚飯,心裏不是味兒的說。

「哎…我不跟你驢啦!再不快點今晚休想下班,今晚回家再說吧!!拜拜」阿詩匆忙的收了線,看來今晚阿穎也要自己一個吃飯了,幸好家裏還有東西吃,不用再走回市區再買。

還是別爲這點小事破壞心情,捱了不知多少個通宵的工作報告今天終於完成,接下來的兩星期假期無論怎樣都要好好休息,一想到不用再催促偷懶的組員早點完成他們負責的工作,更不用對著那些POWERPOINT、EXCEL表,心情怎能不愉快,阿穎一路哼曲子,一路走回家裏。

可是,她卻不知道,接下來的假期一點都不愉快,還是痛苦與絕望的輪迴。

回到家,阿穎立即放下書包,脫下身上的套裝、高跟鞋,只剩下里面的吊帶背心及內褲,準備今晚的晚飯。

由於附近的鄰居都看不清楚屋內的情況,所以阿穎在家大多是這個穿著,較保守的阿詩就因爲這樣常常這件事嘮叨阿穎在家也要留意衣著,但神經大條的阿穎都依然故我。

此時阿穎並沒有留意到在屋子外面,有一雙眼睛正在監視著這副誘人的少女軀體。

阿榮是這山上的蛇匪,平常都是在山上偷電線、或者打劫上山人士爲生,但由於近日警方加強了山上的巡邏,令阿榮的生意大減。彈盡糧絕、幾天沒吃東西的他,唯有鋌而走險,走到山下的這條村子,希望可以找到點吃的。

當阿穎還在路上和阿詩通電話時,阿榮已在遠處發現阿穎,並遠遠的跟著她到家。爲怕阿穎家內有人,所以阿榮爬到屋後的山坡觀察,當她看到屋內只有阿穎一個女子時,心裏便下定決心不要讓這個天掉下來的禮物溜走。

還不知大禍臨頭的阿穎,還是只穿著背心內褲在屋內走來走去,一直在山上三月不知肉味的阿榮早已看得雙眼噴火,但還是小心翼翼的,待阿穎走到廚房,才靜靜的爬進屋內。

阿穎一面聽著音樂,一面等待水滾煮麵,就在她踮高雙腳,準備在上層廚櫃拿出即食麵時,早在背後埋伏的阿榮便從後把阿穎擒住!

「只有你一個嗎小妞,你今天給老子看上了便是你不走運了!」從後抱著阿穎的阿榮一接觸到溫軟的青春驅體那還控制得了自己,只見他一手按著阿穎的口以及她高聲呼救,另一隻手已不安份的向阿穎的胸口抓去。

「不想我刀子在你臉上劃幾刀的便不要亂叫!」雖然隔著內衣及背心,但阿榮的手還是揉著阿穎的椒乳,而貼著阿穎屁股的胯下也漸漸的硬脹起來。

「很香!很香!年輕學生果然不同凡響!」阿榮聞著阿穎身上的味道,不其言的讚歎「小妞,你還是乖乖的就範,我吃夠肏夠便會離開,不過要我肏夠可不知要多少回哩!哈哈哈」阿榮先把爐熄火,然後把阿穎整個抱起,走到睡房去。

進了睡房,阿榮便把阿穎丟到床上,然後撲到阿穎身上,整個身子壓著阿穎。

面對突如其來的變故,早已把阿穎嚇得驚惶失措,但眼前這個汙穢不堪成身汗臭的男人壓著自己,想也知道自己的結果會是如何。

「停手呀!你想怎樣!非禮呀!」阿穎用雙手頂著阿榮的身子,不讓他的臭口可以吻下來,但一個柔弱女子又怎能抵抗一個獸性大發的男子只見阿穎體力漸漸不支,終於阿穎雙手都被阿榮按住,而阿榮痛狂的親吻阿穎的臉,只是阿穎打死也不張口,所以一時間阿榮也不能侵佔阿穎的嘴巴,阿榮見阿穎咀硬,便開始向其他地方進發,狼吻沿著耳根,慢慢移向粉頸。

「想不到幾個月吃不到肉,一來便來了份上菜,我不好好樂一下我可不姓陳!」在吻著阿穎的同時,阿榮雙手也不停的在阿穎身上亂摸。

只見阿榮掀開阿穎身上的小背心,露出了裏面粉藍色的胸罩,阿穎身材並不算很突出,但十九歲的青春乳房也像兩個飽滿的肉包子,看到這個情景,更激發了阿榮的淫念。

「不要!!求求你!!我甚麼都可以給你!但不要強姦我!!!!求求你」早已聲淚俱下的阿穎苦苦的哀求阿榮,希望他可以放自己一條生路,但吃到嘴邊的肉,阿榮又怎會輕易放手,阿穎越掙紮,更加令阿榮更瘋狂。

阿榮一手便扯開阿穎的胸罩,兩顆奶子便完全呈現在阿榮眼前,阿榮把頭埋進阿穎的乳房上,左一口右一口的啜吸著阿穎淡啡色的乳頭。敏感的乳頭被刺激,令阿穎不自主的呻吟起來。

「啊~不要~不要~啊」阿穎的呼救與其說是呼救,倒不是說是悲鳴。

「啪!」聽到阿穎的悲鳴,阿榮立刻便掌他一記耳光。

「收口吧賤人」此刻阿榮已忍不住了,所以便立即用力把阿穎的雙腿扳開,用力把阿穎身上的粉藍色內褲扯下來。少女嬌嫰、未經摧殘的私處完完全全的展露在空氣之中。雖然沒有甚麼愛撫動作,但剛才阿榮的一輪手口並用,也令仍是處子之身的阿穎下體一片濕潤。阿榮急不及待的除下褲子,早已硬如鐵棒的陽具應聲彈出,還不等阿穎來得及反應,阿榮便亳不憐香惜玉地把肉棒插進阿穎體內。

突然被人強制插入的阿穎,下體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痛楚,痛得她大聲的慘叫。

「啊!!!!」但這叫聲反而激勵了阿榮的動作,只見阿榮捉著阿穎的腰肢,不停的向著阿穎插去,阿榮又黑粗的陽具,不停的在阿穎的私處進進出出。

「果然是處子,這牝穴還真的緊哩!」一路抽插,阿榮的臭口終於攻進了阿穎的嘴巴,阿榮的舌頭瘋狂的在阿穎的小嘴內亂搗,令阿穎痛不欲生。原本潔白無暇、充滿青春氣息驅體,卻被汙穢、粗壯的男性玷汙著。

突然,阿榮把阿穎抱起,令阿穎坐在阿榮身上,這個姿勢令原本插入了的陽具更加深入,直插至子宮末端。

「啊」經過了幾十下的抽插,阿榮突然全身一震,滾熱的精液全數一股腦兒的灌注進阿穎的體內,射精後,阿榮放下阿穎並拔出陽具,伸至阿穎嘴邊。

「來!好好的把老子的子孫根清理乾淨!」說畢便把沾了阿穎淫液和精液的陽具塞進阿穎嘴內,要她把用舌頭把陽具清理。第一次便被人粗暴強姦的阿穎此刻脫力的躺在床上,而爲免阿穎逃走,阿榮便扯下房間的突簾繩,把阿穎綁起來,然後走回廚房煮麵。

飽頓了一餐後,阿榮把全屋都搜掠了一片,發現這間房子除了剛剛被他強姦了的大學生外,還有一個比她年長三年的姊姊,除此之外,其他的家庭成員都不是住在這裏。而從屋內的陳設及那女生還是處女這兩點來看,她們也沒有其他的同居朋友。換而言之,今天晚上很大機會除了那個姊姊外,就不會有其他人到這間屋子,所以只要待一會把姊姊一併制服,他今晚便可以在這間屋爲所欲爲了。

看到這間房子的設施齊備、裝修漂亮,所用的電器均出自名廠,想必這家人的生活應該非常優渥吧。爲甚麼這世界這麼不公平,有些人一出生甚麼也不用做便可以高床軟枕,飯來張口,但自己一出生到現在,連半天好日子都沒有嘗過一想到這裏,阿榮便無名火起,於是他走上樓上,直衝阿穎的房間。

剛剛被強暴過的阿穎,腦海內一片空白,被蹂躪過的下體仍然劇痛難當,但心靈上的創傷比起肉體上的還要慘痛。一路以來,家人都把她當作寶貝般疼愛,而學校的同學、朋友對她都十分之愛護,所以自出生起十九年來,她從未經曆過真正的慘事,但這一切一切,都被這個滿身汙穢的人徹底破壞了。她一向潔身自愛,雖然有很多追求者,但從來沒有和任何男性發生關係,她打算把自己最寶的處子之身,留給自己的所愛,但竟然不明不白的便被人奪去了!現在她雙手雙腳被反綁,衣衫不整的躺在自己的床上,這裏直至一小時前還是她溫暖、安全的安樂窩,但現在卻變成她被侮辱、汙辱的刑場。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走近,原來是那個強姦他的人再次回來,阿穎不敢奢望他會大發慈悲會放她一馬,無助的她只能縮作一團,等待阿榮再次的姦淫。

阿榮一進房,便把阿穎那己扯爛,早已衣不蔽體的衣服全部扒光,然後把阿穎的雙手雙腳張開,分別綁在床的四角,被擺「大」字型躺在床上的阿穎,全身上下,包括剛被中出,還殘留著精液的陰部都一覽無遺。

「小妞,這麼誘人的身驅,應該要好好分享一下吧,讓我幫你拍輯寫真集吧!」阿榮拿起電話,把赤裸的阿穎身上每一處都拍了一遍,既是爲了羞辱阿穎,有了這些照片才不怕之後這婊子會報警。

「嘖嘖嘖,這小妞還真的是尤物,光看看我又硬了」阿榮摸一摸自己的陽具,慢慢的走近阿穎,他用手捏著阿穎的臉,細細欣賞阿穎漂亮的臉蛋。

「靠著這張俏臉,平常應該釣到不少凱子吧,你這個殘貨!」阿榮掏出了自己的雞巴,用它不停的拍打阿穎的臉。

「不要別開臉!我的老二還未享受夠呢,你好好給我服侍老子,或許我會大發慈悲不殺你!哈哈」阿榮捏著阿穎的鼻,令她不得不張開口透氣,而他則襯機把陽具塞進她口中。

「好好含! 你這個賤咀平常應該吃了不少山珍海味吧!現在吃我這汙穢的雞巴是不很屈辱呢我告訴你,這世界還有不少東西比我老二還要難入口,但我爲了生存還要像吃珍饈百味航吃得津津有味呢!」阿榮一面說,一面捉著阿穎的後頸,讓他的老二在阿穎口中進進出出。

一陣前所未有的快感從阿榮的陽具前來,雖然不是第一次被女性口交,但他沒想到把平常在街上連走近都不敢的美女這般淩辱是這麼爽的事,還不到兩二分鍾,阿榮便射了,精液直接射進阿穎的口裏,阿穎想把它吐出來,但被阿榮阻止了。

「把它們全吞下去,這可是很補身的!哈哈哈」阿榮把陽具拔出,然後隨手拿起阿穎剛被脫掉的小背心用來把殘留在龜頭上的精抹掉。

「美女的衣物還真的香!但我可臭得很,來,我們洗澡吧!可能我洗乾淨後你被姦也會暢快些」說罷便把綁住阿穎的繩拆掉,然後把阿穎抱起,向浴室進發

入到浴室,阿榮把阿穎丟到浴缸,迅速的把自己的衣服脫掉,然後便打開花灑,向阿穎射去。

「現在我幫你洗白白」把阿穎全身的射濕以後,便隨手拿起香皂,把雙手都沾滿了肥皂,再從後的把阿穎緊緊抱著,雙手不安份的在阿穎身上摸索。

「這奶子還真的順手哩」阿榮的雙手滑到阿穎的雙乳,雖然阿穎不是那種一手不能掌握的巨乳,但小巧豐滿的乳房加上雪白、緊緻的皮膚也可算是一件極品。阿榮粗糙、拗黑的大手時而輕輕的撫摸,時而用力的揉,弄得阿穎不自覺的呻吟起來。

「怎樣這小淫娃要發情了麼我還有很多東西未玩哩,這麼快便要洩身可不好玩!」聽到阿穎的呻吟,阿榮剛剛發射完的陽具又再次硬挺起來,粗大的陽具在阿穎的股間來會滑動。

「呼……真爽…你這小淫娃想要我的肉棒吧我就是不給你」雖然明知自己正在被汙辱,但每當敏感部位被阿榮的粗手摸到,阿穎的身體還是傳來一絲快感,自己被人強姦還覺得快感,阿穎感到既羞愧又絕望。

阿榮的右手,慢慢的從胸口滑落至腰,然後向阿穎不濃密的森林進發。

「好!我就好人做到底,讓你真的HIGH到頂點吧」說罷便伸進阿穎的私處。

一陣觸電的感覺從下體傳來,雖然才剛被這男人狠狠的幹了一場,下體還十分之痛楚,但現在有了肥皂的潤滑,加上阿榮的手像靈蛇般在自己的私處遊走,她的私處傳來陣陣的快感,酥麻的感覺令阿穎全身乏力,嬌喘連連。

「呀…不要……」阿穎有氣無力的掙紮,但在阿榮的攻勢之下,身體理性的防線也漸漸崩潰。一陣抽搐,大量的陰精從阿穎的私處噴出,她被這個強姦犯弄得洩身了。

「高貴的小淫娃也受不了吧,我現在就讓你升天」,阿榮把阿穎推向牆邊背著自己,然後雙手捉著阿穎的纖腰,猛力的從後插進她的小穴內。

「你這母狗,平常一定看不起我這些窮鬼吧,現在我就操爆你這淫穴,還要讓你懷孕,生些狗兒出來!」阿榮十分享受這種像動物交配的體位,在這之前,他做夢也沒想過,自己可以操到這種美女,一路以來,他都在社會的最低層打滾,被人呼喝、欺負、毒打是家常便飯,但這一刻,他可以支配這個美女,雖然阿穎沒有直接欺壓過阿榮,但此一刻,阿榮自出娘胎以來的各種冤屈怒火,全都報複在阿穎身上。

我現正努力完成【好市民達人】,請大家多多支持! 只要按「感謝」就可以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