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母互玷

       

(1)揚名和裘磊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兄弟.兩家關系很好,裘磊父母離異

父親就給他和他母親留下了一套房子,從此就很少有往來了因此家裡不是很

寬裕。

  而揚名的父親常年在外做生意,所以家境非常富裕因此常常照顧著裘磊。

  揚名的母親叫張萍,165cm今年40歲,由於家裡有錢,身材和樣貌

都保養得很好,特別是一雙美腿,顯得修長而嫵媚,只要是夏天穿著裙子出門,

回頭率絕對超高,雖然胸部不是很大,只有75B,但完美的腿部曲線加上超有

滋味的面龐,絕對是少有的中年美人。

  裘磊的母親叫張燕,42歲,歲月的流逝使得曾經的美人已經沒有了年輕時

的艷麗,但傲人的80C的胸部,超翹的美臀,168的完美曲線,卻使得她更

加的看起來成熟而有誘惑力。

  揚名和裘磊在一起的時候曾經開玩笑的問裘磊:“你爸爸怎麼和你媽離的婚

,估計是審美觀有問題吧?」

  而裘磊的回答則是:「還不是因為老頭子搞了個年輕的小狐狸精,搞得人家

懷孕,那狐狸精又威脅我爸說不娶她就告他誘奸,所以只能和我媽離婚了。」

  當時揚名聽得直翻白眼。

  由於裘磊比揚名大一歲,所以雖然兩人讀了同一所學校,關系特鐵,但由於

不同年級不同班,因此兩人只有在放了學後才能一起玩。

  這年裘磊讀高二,揚名讀高一,由於兩人都到了發育的年齡,對性的幻想也

越來越強烈,而兩人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喜歡比自己大的少婦,而兩人放學後

最大的樂趣就是偷偷的跑到揚名家看揚名父親私藏著的毛片。

  而且特別喜歡挑熟女少婦的看。

  但卻苦於找不到能夠真正嘗試的機會。

  一天,裘磊到揚名家去找揚名玩PS,但揚名正好出去了,家裡就張萍一個

人,本來裘磊打算馬上走的,但張萍媽媽性感的吊帶睡衣卻無意間勾起了裘磊抑

制不住的邪念,於是,裘磊說:「萍姨,我可以一邊玩PS一邊等揚名嗎?」

  “哦,沒問題,我們家揚名去他舅舅家了,在城西,要晚點回來,你這裡等

他也可以,不過他的PS我可不會插線,如果你會你就進來吧。」

  “好的,謝謝萍姨”裘磊一邊說,一邊惡意的想著,“今天進來了就不只是

插線那麼簡單了,呵呵!」

  雖然和揚名是多年的好兄弟,但才16歲又是精蟲上腦的情況下,面對誘惑

是沒有理智可言的。

  此時的裘磊就是如此,一邊玩著PS一邊想著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如願。

  而這時張萍無意間的一個好心舉動卻換來了她之後的一段噩夢。

  張萍出於好意,拿了一瓶飲料給裘磊,由於彎腰放飲料的動作,使得張萍的

領口大開,性感的黑色文胸和飽滿的半邊胸部毫無保留的展露在了裘磊眼中,而

更該死的是當放好飲料後轉身離去時,由於張萍的睡衣比較底,完美的腿部曲線

完全的暴露在了裘磊已經像餓狼一樣的綠眼中。

  裘磊只覺得轟隆一聲,腦海中只留下了一個念頭:「強奸她!強奸了她。」

  於是裘磊瘋了一般的衝上去,雙手從後面狠狠的抓住了張萍的雙峰,這個舉

動把張萍狠狠的嚇到了,剛想張嘴大叫,但聲音才到喉嚨口,嘴巴卻被裘磊迅速

伸來的手給堵了個嚴嚴實實。

  張萍一口咬在裘磊的手上,一陣刺痛傳來,裘磊強忍著提醒自己,不能松手

,松手就全完了。

  而這時的張萍,又因為一時的善良,怕咬壞了裘磊,不敢狠下心來,卻不知

道這樣的做法是把自己推進了深淵。

  怎麼辦?裘磊突然想到,揚名曾經和他說過,由於揚名爸爸怕吵,因此他爸

爸和媽媽的臥室當時裝潢的時候采用的是隔音材料,想到這一點,裘磊邪惡的笑

著說:「萍姨,今天我一定要搞了你。」

  猛的一個用力,裘磊拖著張萍向臥室而去,張萍咬又不敢下狠勁,只能奮力

的掙扎,但裘磊畢竟是小夥子,幾下就把張萍甩進了臥室,反手鎖上了臥室的門

  這時候的張萍才意識到了情況的嚴重。

  大聲的斥責裘磊道:「裘磊,你想干什麼,我是揚名的媽媽,你不要亂來!

  “亂來,我今天就是要亂來了!這個房間是隔音的吧,哈哈,你他媽叫了也

沒用!」

  裘磊再一次向張萍衝去,狠狠的把張萍撲倒在床上,也不管張萍打向自己臉

部的雙手,“撕”的一聲把張萍的吊帶睡衣從胸部撕開,這一次,張萍整個性感

的黑色BRA包住的完美胸部,徹底暴露在了裘磊的狼眼之下。

  這刺激使得裘磊幾乎暴走,而這時張萍只能雙手緊緊的去捂住胸口,但裘磊

的目標此時卻轉到了張萍的睡衣下擺上。

  由於沒有阻擋,裘磊野蠻的一下就把張萍的下擺撕了下來,露出了張萍那修

長而又誘人的美腿。

  一條同樣性感的黑色內褲瞬間奪走了裘磊所有的理智。

  此時,裘磊也不去撕張萍的文胸了,他死死的抓住張萍的內褲,瘋狂的撕扯

著,而張萍只能拼命的拉住自己下體這最後的一道屏障,大喊著:「裘磊,你不

能這樣!不可以這樣的!救命啊!」

  但這一切都是徒勞的,裘磊最終還是野蠻的撕碎了張萍下體的這最後一道屏

障,用膝蓋慢慢叉開了張萍緊並著的雙腿。

  “就要成功了,我一定要搞了你!」

  裘磊瘋狂的想著。

  但就在這時,張萍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的危險,一口重重的咬在了裘磊的肩膀

上,裘磊只感到一陣劇痛從肩膀上傳來,手上一松,張萍順勢拼命的掙脫了出來

,飛快的衝向臥室的大門。

  但裘磊馬上咬牙前衝,在張萍把門打開的一瞬間猛的撞到了張萍的背上,臥

室門“坪”的一聲又重重的關上了,裘磊馬上各抓著張萍一只手,身體緊緊把張

萍壓在臥室的門上,此時,張萍下體已經沒有了屏障,裘磊再次用腿把張萍的腿

從後面叉開。

  而張萍的體力明顯的已經不支了,裘磊改用一只手把張萍的雙手緊按在臥室

門上,一只手迅速的掏出了自己下體已經爆發的小兄弟,拼了命的在張萍的翹臀

上刺。

  但由於以前沒有任何經驗,根本就沒辦法找對地方,只能不停的做著嘗試性

的刺擊探詢。

  這時的張萍無助的哭喊著,但一切都是徒勞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裘磊徹底瘋狂了。

  爆發的小兄弟一次次的失敗,強烈的欲望沒地方發洩終於使得裘磊發瘋了,

“不管怎麼樣,今天我一定要搞了萍姨”裘磊想著,把一口吐沫吐到手上,再把

它抹到自己的小弟弟上,這個辦法還是一次看揚名爸爸的毛片上學來的,可以更

好進洞。

  終於,裘磊感覺到自己頂到了一個凹進的小洞上面,但怎麼頂都頂不進去,

而張萍卻真的要瘋掉了,裘磊此時頂到的正是連她老公都沒有進過的菊花穴,張

萍瘋了似的大喊著:「裘磊,你瘋了,不要!不要這樣!不要!!!」

  但這一切已經沒用了,野獸一般的裘磊一聲大吼,瞬間小弟弟被整個肉壁緊

緊包裹住的快感傳遍了裘磊的全身,而張萍則一聲撕心裂肺的痛苦大叫,心理和

身體終於達到了極限,整個人昏迷了過去。

  這一刻,裘磊感受到張萍的變化,但卻也顧不到什麼了,瘋狂的做著使自己

舒服的同一個動作,整個臥室充斥著肉體劇烈撞擊的“啪!啪!」

  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股無法忍耐的尿意襲來,裘磊舒服的大叫一聲。

  整個人和著張萍軟軟躺倒在了臥室的地毯上面。

  休息了幾分鐘,裘磊把張萍抱上了床,面對張萍的胴體裘磊又一次的興奮了

起來,“這回萍姨你阻止不了我了吧“,裘磊看著昏迷過去的張萍邪惡的想著。

  雙手把張萍的文胸扣子一撥,由於文胸是前開扣的,因此張萍75B的美胸

終於瞬間展露在了裘磊眼前,裘磊忍不住了,毫無阻礙的擡起並分開張萍的兩條

修長美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就準備繼續運動。

  但這時,裘磊突然愣住了,“暈,原來剛才搞的是萍姨的菊花穴啊!」

  只見張萍的菊花穴口還留著絲絲血跡,擺明以前是沒有被插過的。

  這一發現激動得裘磊興奮不已,不管三七二十一,既然做了就要徹底。

  於是,肉體激烈撞擊的“啪!啪!」

  聲再次響徹臥室。

  “舒服!舒服!還是這裡舒服!」

  裘磊瘋了一般的大叫著……2個小時以後,張萍悠悠的醒了過來,她傻傻的

看著臥室的天花板,後庭的疼痛和下體流出的粘滑液體告訴著她殘酷的現實。

  看著自己的黑色文胸,殘破不全的內褲和吊帶睡衣散亂的扔在床邊的地上,

張萍只能默默的哭泣。

  她不敢告訴任何人今天發生的一切,因為在骨子裡,張萍和許許多多中國的

傳統女子一樣,都是思想相當保守的。

  而裘磊回到家後則陷入了深深的害怕當中,他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