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都市 (01-130)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2016-11-16 09:51 編輯

    第1章回歸初夜

  燈光閃耀,DJ點子正濃。五彩缤紛的燈光下,舞池裏,一群群豐姿妖娆的

美女,扭動着身軀,展現出最爲性感的一面,盡情的揮灑,盡情的發洩心中的不

快,發洩心中的不滿。尋找心靈的刺激,尋中孤獨中的歡快。

  男人在舞池,尋找着自己的獵物,女人在舞池裏,盡情的展現自身的特地。

她們的身材,優雅的曲線,正是她們青春少女的本錢。

  就在舞池的另一端,一個深邃的眼神正注視着舞池了的一切,但他顯然不是

來尋找獵物,也不是來此尋找刺激。因爲,他已經不需要尋找刺激,不需要尋找

獵物,因爲他似乎厭倦了這種搭讪的方式。

  他留着胡渣,顯得剛烈果斷。他沒有戴上眼鏡,他不需要儒雅。他沒有身穿

西服,他不需要辦得高貴。他端起身前茶幾上的啤酒杯,咕噜一聲,全然下肚,

絲毫不皺一下眉頭。他的手指是完美的,有人說過,那一雙手,應該是一雙著名

鋼琴演奏家的手,纖長而不失有力。隻可惜,當初說這句話的女人,或許,永遠

也不會再在他的面前說起。

  濃烈的音樂振奮着所有人的腦細胞。酒吧裏的人們,正在搖頭晃腦的興奮着,

陳浩南卻顯得極其的冷靜,他臉上沒有笑容,因爲他已經不知道笑容應該是個什

麽樣子。那一定很難看吧。

  他獨自一個人做着,但他不顯得有任何的孤獨,因爲他已經熟悉了這樣的感

覺,沒有旁人的打擾,沒有溫柔語氣的問候。他已經不需要了,應該說,他已經

成長了,他已經不是七年前那個剛出校園時的矛頭小子,什麽都不懂,什麽都不

在乎。隻在乎一句誓言,一句愛得誓言。隻可惜,幸福的誓言來得快,破碎的也

快。

  「七年了,沒想到我還能回到這個地方,地點依然沒有變,裝飾也依然沒有

變,隻是不知道這裏的主人變了沒有。」

  陳浩南倒滿一杯啤酒,黯然的想着。

  這時,他打了一個響指,酒吧裏的一名服務員走了過來,她的身材很美,曲

線突出,有種讓人過目不忘的特點。她靠近後,陳浩南說道:「

  再給我來兩瓶百威啤酒。「

  服務小姐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陳浩南向沙發上靠了靠,顯得極爲的優雅,配上他那冷傲的表情,簡直酷到

了極點。這時,那名服務員将兩瓶啤酒帶了過來。身後也尾随而來兩名風姿卓越

的女子。服務小姐剛剛把啤酒落下,一名女子笑道:「

  這位帥哥,你是一個人嗎?「

  聲音很嗲,但讓人聽了很舒服。她說着,在陳浩南的身前坐了下去。

  另一名女子也在陳浩南的另一邊坐了下來。微笑道:「帥哥,需要我們陪你

喝一杯嗎?」

  陳浩南沒有理會兩名女子,隻是端起茶幾上的酒杯,一口兒幹。兩名小姐稱

贊的拍了拍手,說道:「帥哥可真是好酒量,你喝酒的樣子,簡直帥呆了,我太

崇拜你了。」

  陳浩南依然沒有說話,雖然身前就坐着兩名半露胸的美女,修長的美腿也都

過半,不過,他都沒有正眼瞧一眼。你能說他是冷血嗎?你能說他不男人嗎?不

……沒有人會這麽認爲。

  陳浩南一手輕輕一彈,百威啤酒的蓋子碰的一聲打開,兩名有着八分姿色的

美女,贊不絕口的說道:「

  帥哥真是好本事,你可是我見過最爲有型的男子了。「

  陳浩南倒滿一杯啤酒,似乎對兩個美女的搭讪不怎麽感冒,他看都沒有看兩

名女子,便道:「

  你們兩個說夠了嗎?說夠了就給我離開,想要喝酒,自己去拿,記在我賬上

就是。「

  一名水紅色短裙的女子笑道:「

  喲,這是怎麽了,人家……「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隻見陳浩南一雙深邃的眼睛注視着她,隻看得她有些發

毛。她慌忙的拾起自己的皮包,起身離開。

  陳浩南嘴角勾勒出一絲的不屑,随後又是一口将茶幾上的啤酒喝光,零零碎

碎,六七啤酒已經被喝下肚。

  就在這時,隻見五名男子跟随者先前出去的兩名女子又從新走了進來。五名

男子的頭發染得五顔六色,一名男子身着破爛的牛仔衣,袒胸露肚,一條褐色的

刺青,張牙舞爪的刻在他的胸前,看上去,極具威脅性。

  兩名女子帶着五名男子走到陳浩南的身前,紅衣女郎指着陳浩南,說道:

「就是他,就是他對我耍流氓。」

  陳浩南不屑的望了幾人一眼,自顧自的喝啤酒。這時,先前那名女服務員一

看苗頭不對,忙趕過來說道:「

  你們這是幹什麽,想要鬧事,請你們出去。「

  女服務員顯然是見過世面的,面對這樣的一群人,既然有勇氣敢上前指責。

五名男子均是微微一怔,一名光頭男子上前一步,說道:「小妞,長的還蠻不錯

的,在這裏當服務員,可真是屈才。」

  光頭男子說着,動手動腳。

  女服務員道:「你的手最好給我老實一點。這裏不是你們鬧事的地方。」

  光頭男子喲呵一聲,說道:「龍哥,這小妞還有點膽色,哥們今天算是見識

了。」

  他的話音未落,旁邊的另一名黃毛小子笑道:「

  唐哥,看來你今天時運不濟啊,一個小辣椒就敢跟你調劑一二。「

  光頭男子說道:「去,一邊待着去。這樣的一個小妞,爺們就好這一口。」

  說着,他向服務員靠去。女服務員微微一怔,眼見光頭男子如狼似虎的眼神,

吓得往後退了一步。說道:「你放尊重一點!」

  光頭男子道:「我已經很尊重了!那你說,讓我怎麽尊重你才好!」

  就當光頭男子的手,想要伸向女服務員的翹立的臀光頭男子轉過身來,順手

抄起一旁桌子上的啤酒瓶。嚣張道:「臭小子,我看你活膩了。老子你也敢砸。」

  光頭男子拾起啤酒杯,就想往陳浩南的身上砸。枭龍突然拉住了他,向陳浩

南笑道:「哥們,你膽子可不小,你不但調戲我的女朋友,現在還砸了我兄弟的

手,你說,這事我們應該怎麽清算。」

  陳浩南懶洋洋的向枭龍打量了一眼,除了看見他尖頭尖腦,就這剩下一張被

刺得雜七雜八的土皮,除此之外,在陳浩南的眼裏,還真沒有瞧出什麽來。陳浩

南說道:「那你說怎麽辦!」

  枭龍道:「看哥們也不是什麽普通人物,大家有話可以好商量。我女朋友不

吃虧她也吃了,我兄弟不砸也被你砸了,這樣吧,你就爽快一點,給我們五萬塊

錢的精神損失費。這件事就這麽過去了,我們也不會找你的晦氣。」

  陳浩南還沒有出口,身旁的女服務員卻氣不過。辯解道:「

  你們這是敲詐,我剛才明明看見是這兩位小姐過來勾引這位先生,怎麽能說

成是他調戲這兩位小姐。「

  她這麽一說,五名男子和先前的兩名女子就不樂意了。紅衣女郎說道:「

  你說什麽?我勾引她,有種你再說一遍。「

  就在這時,一個女人的聲音從幾人的身後傳來,說道:「

  他在說一遍,你又能怎麽樣?「

  所有人的目光均向說話那人瞧去,隻見那人一身黑色的職業套裝,内衣是一

件乳白色的襯衫,胸前的豪隻見她悠悠的走近,兩名女郎不由自主的閉上的嘴巴。

旁邊的枭龍一見,忙笑着說道:「

  原來是雪姐,真是失敬失敬。「

  李雪微笑道:「

  你的确是失敬,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我的酒吧裏鬧事,你是當我不存在是嗎?

  枭龍道:「

  怎麽可能我的雪姐,整條龍行街誰不買雪姐的丈,我枭龍怎敢在雪姐的地盤

上鬧事。隻不過,今日之事,可不關雪姐的事,我枭龍隻是想讨一個公道罷了。

難道雪姐要插手不成。「

  枭龍在龍龍形街是個土霸王,這點李雪十分的清楚,他在整條街道招搖撞騙,

那是許多人有目共睹的,隻是一些人敢怒不敢言,加之他與日本黑勢力有着一些

别人不知的聯系,才導緻他不可一世的嚣張氣焰。

  李雪也知道,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浴場。能在此做買賣,她也

實屬不易。眼見枭龍今日不得點好處,顯然是不可能罷休的,於是道:「

  那你想怎麽樣?「

  枭龍指向坐在沙發上的陳浩南,說道:「

  雪姐,我要的不多,這家夥給我五萬塊,我立馬走人,絕不在此地逗留片刻。

  李雪向着向着枭龍指得方向看去,不由得一呆。整個人一時不知所雲,就算

她平時如何的強勢,但在這人的面前,她顯然底氣不住。那深邃的眼眸,那鮮明

的輪廓,她怎麽會忘記。七年了,他總算回來了,隻是他的臉上,少去了以往陽

光的笑容。增添許多的冷酷。

  李雪看向陳浩南的同時,陳浩南已經注視她良久,打從聽到她的聲音,他便

知道這家店的主人沒有換,她的聲音依然那樣的動聽,人依然是那樣的強勢。

  兩人如火的眼神注視良久,仿佛回到七年前的那一夜。他喝得酩酊大醉,他

不知道當時他做了些什麽?但醒來的他,卻清晰的知道,她已經成爲了我的女人。

  李雪緩緩的道:「

  你怎麽回來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麽會問這樣的一句話,她仿佛人飄在了天空,有些不可

思議,但有顯得如此的真實,他回來了,此刻就在我的身旁。他還會離開我嗎?

              第2章誰比誰橫

  枭龍等人一怔,齊刷刷的眼睛不由得打量起對方了,隻見兩人呆若木雞,仿

佛将旁人視爲無物。一旁的女服務員一張嘴巴長得圓圓的,仿佛向一口黝黑的水

井,隻是中間多了一條香舌。

  半響,女服務員向陳浩南說道:「

  你……你……你就是陳浩南。「

  陳浩南微微一怔,轉眼打量起身前的女服務員,隻見她一身白邊制服,過膝

的短褲,貌似結實的小腿極爲的完美,瓜子臉上有一絲驚訝,一絲驚喜。陳浩南

細細的打量着她,心中泛起了嘀咕。心想:「

  此人我認識嗎?「

  這時,卻聽女服務員說道:「

  你……你就是我表姐說得陳浩南。不過,你的變化也太大了一點,完全不像

照片上的你,怪不得我看你有幾分眼熟,卻不敢确定。「

  的确,照片上的陳浩南,留着長長的頭發,顯得儒雅非凡。而現在的他,長

發已經不複存在,笑容也蕩然無存。女服務員本來就沒有見過他真人,不認識卻

也說得過去。

  陳浩南看了看女服務員,又看了看一旁的李雪,心中已然猜到一個大概。不

過,他還是問道:「

  你表姐是哪位。「

  女服務員笑道:「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啊!這位,就是本小姐的表姐,我叫唐欣。「

  唐欣說着,走到李雪的身前,握着李雪的手,兩大美女站在一起,宛如一對

姐妹花。

  陳浩南微微的點了點頭,既談不上欣喜,也談不上驚訝。這倒令唐欣有些不

悅的道:「

  你就這樣,你一點也不感到意外和驚喜……「

  陳浩南打量着她,說道:「

  這有什麽好意外,有什麽好驚喜的。即便我不出現在此,難道你就不是小雪

的表妹了嗎?「

  李雪身子一震,「

  小雪「看來他并沒有忘記我,他還記得我。他還記得當初對我的稱呼。此時

的李雪,眼眸中勾勒出了洪光,那是喜悅,驚喜之光。此時的她,很想沖上前,

好好摸一摸一生讓自己愛恨交替的男子。很想享受躺在他懷裏的感覺。

  這時,待在一旁,幾乎被人忘記的枭龍哼了一聲,說道:「

  我來這裏,可不是來聽你們叙舊的。小子……「

  他指着陳浩南道:「

  你給我聽着,不管你認不認識雪姐,總之今晚,你得給我一個交代。要麽,

你留下五萬塊錢,要麽,你就留下一隻手。「

  李雪道:「

  枭龍,你别太放肆了,這裏不是你鬧的地方,你還是乘早給我滾蛋,不然,

後果你自負。「

  别人都欺負到自己男人的頭上了,李雪的火氣也蹭得一下上來,就看誰比誰

橫。

  枭龍不屑的道:「

  是嗎?雪姐,你這是在恐吓我枭龍嗎?「

  枭龍冷笑了兩聲,繼續說道:「

  雪姐,别以爲有了榮哥做靠山,我枭龍就得賣你的丈,我不怕實話告訴你,

區區榮哥,我枭龍還不放在眼裏。「

  李雪全身一震,這厮簡直就是赤裸裸的挑釁。難道我李雪怕了你不成。李雪

眼神直溜溜的盯着枭龍,說道:「

  枭龍,我知道你橫,但我李雪也不是任人欺負的主。「

  枭龍旁邊的一名光頭笑道:「

  一個娘們,你能有什麽作爲,難道你還想跟我們龍哥單挑不是,我看你的身

子骨啊,抵不住我們龍哥的一杆龍槍。「

  這家夥說完,既然呲牙咧嘴的哈哈大笑,絲毫沒有發覺,此時有一頭獅子即

将爆發。

  砰的一聲,光頭的腦袋頓時被一瓶啤酒瓶給砸得血流不止。旁邊的人聽到聲

音,回過頭來,不由得吓得驚叫出聲來,急忙的閃到一邊去。而捏着被拍碎的啤

酒瓶的陳浩南,卻一臉酷像的走向光頭男子。

  光頭男子眼前一花,根本就分不清東南西北。隻覺得嘴角一痛,結實得挨了

别人一拳,被打得飛出去幾米遠,咚的一聲,撞在了吧台上。頓時昏死了過去。

  枭龍不由得一怔,身後的三男兩女大吃一驚,眼睜睜看着光頭男子倒在地上,

卻不敢上前扶起。這時他們才意識到,眼前這人,根本就是一個牛人,不,應該

确切的說,應該是一個狠人。

  枭龍冷笑了一聲,打量着陳浩南,大聲叫道:「

  你們三個愣着幹嘛,還不過去把電燈給扶起來。「

  三人哦了一聲,上前将電燈扶起來,兩名女郎忙走過去,拿出紙巾爲電燈擦

血,止血。

  李雪先是一陣喜悅,知道自己的男人爲自己出氣,可是下一秒,她又不得不

對自己的男人感到擔憂。枭龍是什麽樣的人,她最清楚不過。那是一個有仇必報

的人。今日在此吃了虧,他一定不會輕易就算了。

  果然,隻聽枭龍說道:「

  你小子夠有種,我們騎驢看唱本,走着瞧。「

  話音落下,隻見枭龍一轉身,領着幾人沖沖的走出酒吧。

  因爲适才上演了一幕血腥,一些來此瘋的人,也陸陸續續的走開。不一會兒,

偌大的酒吧,除了幾名服務人員,走得冷冷清清。

  陳浩南又從新回到自己的位置,繼續喝着他的啤酒。絲毫沒有被适才的情景

所影響。李雪回頭吩咐了幾句,叫服務員們明天早上來收拾,今天就早些下班。

待她吩咐好後,這才回到陳浩南的身前,輕輕的坐了下去。

  她的坐姿很優雅,很有品位。不過當她仔細的打量着陳浩南的時候,她又覺

得身前的這個男子,顯得熟悉又很陌生。從前的他,從來都不是這般的兇悍。從

前的他,是一個懂得忍讓的一個謙謙男人。可是今天,昔日的那一份内斂早已消

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霸捍。顯示了男兒本色。

  李雪輕聲問道:「

  你是什麽時候回來的。「

  陳浩南翻過兩個酒杯,倒兩杯啤酒,雙手拿起,遞了一杯給李雪。李雪伸手

接過,隻是眼神中,忍不住流出幾分愛憐。兩人沒有說話,隻聽清脆的玻璃杯聲

響,兩人都一口二幹。

  陳浩南放下酒杯,問道:「

  這幾年,你過得還好吧!「

  李雪很爽快的回答道:「

  不好!「

  陳浩南微微一怔,凝神望着李雪,隻見她白皙的臉蛋上,絲毫找不出一絲的

瑕疵。李雪也正眼瞧着他,問道:「

  當初爲什麽一聲不啃就離開了,你知道我這幾年是怎麽過來的嗎?「

  陳浩南眼神如電,他知道自己虧欠了這個女人,可是當時的他,真的沒有勇

氣在這個城市生活下去,所以,他選擇了離開。

  陳浩南道:「

  也許你應該可以過得更好。「

  李雪道:「

  你真的以爲我可以過得很好!「

  陳浩南被李雪眼神瞧得有些心虛,他緩緩的低下頭去。心中暗道:「

  我這是怎麽了,爲什麽不敢看她的眼神。「

  當陳浩南再次直起頭來時,李雪的一雙玉手,早已勾住他的脖子,幽香的氣

息,正刺激着陳浩南的細胞神經。李雪道:「

  你離開了這麽久,我要讓你知道,我這些年來,都是怎過過來的。「

  話音未落,李雪的嘴唇早已吻上了陳浩南的嘴。

  香甜的味道仍然熟悉,細膩的嘴唇帶來了強烈的震撼。李雪手中的杯子,緩

緩的松開,乓的一聲,砸碎在大理石地闆上,而她整個人,卻沈靜在熱烈的激吻

中。

 第3章連番征戰

  陳浩南的手,肆無忌憚的撫他的味道還是這般的熟悉,他的手還是這般的霸

道。他的親吻依舊這般的熟練。不知不覺中,李雪已經有些受不了了。

  陳浩南的心情也在一點一滴的融化,李雪的肌膚依然沒有變,還是那般的光

滑如玉,如此的結實。他的手,從李雪的胸部,逐步的遊 走了下去,輕輕的探

入李雪的衣服内。膨脹的感覺,讓李雪輕輕的呻李雪的手,勾勒住陳浩南的脖子,

神情顯得極爲的妩 媚動人,一張潔白無瑕的瓜子臉,此時顯得紅撲撲的,極爲

的動人,她悄悄的瞧了一眼陳浩南,隻見陳浩南的臉上帶着些許的興奮。聰明如

李雪,她知道此時的陳浩南,心中的欲火早已被點燃。

  李雪獻上熱吻,一手也大膽的伸向陳浩南早已堅挺的小 霸 王,輕輕的撫

李雪含着陳浩南的耳垂,低語道:「你的寶貝,還是那麽長,那麽的粗壯。」

  程浩南微微沖着李雪的俏臉,笑了笑,輕輕在她的臉頰上啄了一口,笑道:

  你的胸部,這幾年也保養着不錯。「

  「冤家!我這可是隻爲你一個人而準備,這世上,也隻有你一人能夠享受這

份溫柔。」

  「我知道,這些年來,難得你還是這般的堅守,我陳浩南何德何能,能夠擁

有小雪的愛,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上輩子修來的福分,能夠得到你的眷顧。」

  程浩南一邊撫 摸着李雪的大腿,一邊柔語說道。

  「有你這句話,即便讓我等上一輩子,我也毫無怨言。」

  李雪的手很溫柔,她輕巧的将程浩南的小霸 王給放了出來,讓他有着更多

的活動空間。看着蠢蠢欲動的小 霸 王。李雪俏麗的臉上,洋溢着淡淡的笑意。

  「你這小色 魔,平時還真看不出來,一個極其強悍的女子下,原來也是這

般的熱情似火。」

  陳浩南的手,早已不滿足外部的快感,她的手逐漸人深入其中,觸目這李雪

的銘 感地 帶。李雪也毫不掩飾的呻 吟着,那绮蘭的氣息,猶爲誘 人。

  李雪緊繃的短褲,被陳浩南毫不客氣的掀起,露出了雪 白的大腿。李雪的

美 腿保養得很好,光潔如雲,而且結實。肉感極佳。「

  啪「陳浩南忍不住在其中拍了一巴掌。

  李雪輕聲痛吟了一聲,說道:「

  呀,你這冤家,幹嘛打人家。「

  陳浩南笑了笑,沒有說話,心中那股無名火,早已燃燒得很旺,幾乎是熱火

容身。

  陳浩南的頭低 了下去,狠狠地親吻着李雪的薄唇。一手緩緩的去解李雪的

紐扣,一顆,兩顆,三顆。時間尤其的漫長,陳浩南廢了好大的盡頭,才慢慢的

将李雪的紐扣完全解開。李雪脫去外衣,隻留出粉紅色的乳# 罩,乳% 罩内,飽

滿的乳房若隐若現,讓人遐想連篇。

  陳浩南咽下一口唾液,如狼似虎的撲向李雪。李雪嬌笑了一聲,風情萬種如

她,陳浩南輕咬着李雪猶如粉嫩的乳頭。舌尖輕伴在其上,别樣的感覺,讓李雪

的身子,發生輕微的顫抖。李雪抱着陳浩的頭,直立的短發有些堅硬。

  「嗯」李雪輕聲呻此時,陳浩南的手,緩緩的滑向李雪的内褲,李雪的内褲

也不知道是不是爲今日所準備,也是一條粉色的三角内褲。陳浩南的手,在李雪

陰唇的地方,輕輕的刮起。酥癢難耐的刺激,讓李雪忍不住道:「

  冤家,快别要了……「

  李雪這邊才說,陳浩南的手,早已将李雪的小内褲趴開,露出紅潤的陰 部,

李雪的陰部很完美,就像初始的蒙羅一般。那是因爲,自從和陳浩南有了第一次

後,這幾年來,李雪都沒有在經曆過男女之事。因爲她的内心在警告着她,除了

程浩南以外。她再也容不下其他的男子。哪怕是這個世界上最爲優秀,讓别人爲

之瘋狂的人,在李雪的眼裏,也抵不上陳浩南的萬分之一。

  這些陳浩南雖然不知道李雪内心的想法,但陳浩南也從中發覺到了,李雪對

於自己的愛戀。當初自己犯傻,總是要到撞了南牆,才懂得回頭。

  被陳浩南撫摸中的李雪,身體逐漸有了強烈的興奮感,陰部周圍,也漸漸有

了濕潤。燈光照耀下,泛着盈盈之光。李雪的手,此時此刻,還在調戲着陳浩南

的龍槍。膨脹的小霸王,也越來越堅挺。

  卡啦一聲,陳浩南起身脫去身上的褲子,李雪妩媚的瞧着他。陳浩南心中激

動。他抱起李雪,掀起李雪的短褲,露出那光豔的陰部。陳浩南一手握着堅挺如

鐵的龍槍,探找着李雪的陰洞。

  熟練的技巧,讓陳浩南很快就從李雪圓盤般的臀部下,找到了李雪的蜜穴。

陳浩南的小霸王,觸及到李雪的蜜穴時,一股灼熱之感,讓小霸王猛然的擡了擡

頭。陳浩南雙手按在李雪的腰間,身子向前一挺。「

  啊「的一聲,李雪極爲舒暢,有些酸痛的叫出聲來。

  陳浩南一前一後,輕輕的抽送着,異樣的刺激,讓兩人發出快感的緊湊呼吸。

李雪如饑似渴這麽多年,此時發生了,身體的刺激,讓她極爲的淫蕩。她的呻吟

着,叫呼着:「

  噢……冤家……好麻……好大,好舒服啊,快……快給人家,噢……嗯……

噢……冤家,你好厲害,搞得我好爽,噢……快一點。「

  陳浩南微微彎腰,雙手揉捏着李雪。身子富有節奏的來回抽送,他的速度不

快,但每一次都能給李雪帶去充足的快感。陰唇含着陳浩南粗壯的龍槍,一張一

合,極爲的誘陳浩南的小霸王,在李雪的蜜穴内,逐步的探索。刺激中的李雪,

身子逐漸的縮進,蜜穴也緊緊的包裹着小霸王。陳浩南極爲享受的說道:「

  小雪,你的蜜穴好緊,噢……我也是這般的爽快。「

  「我也是啊,冤家,快……用力一點,陳浩南的節奏明顯加快了許多,小

霸」啊啊啊……浩南,我快受不來哦……噢……浩南……你太用力,我好爽。「

  異樣的刺激,讓李雪十分的敏感,十分的享受。她的一雙玉手,輕輕的伏在

軟椅上,一條玉腿已經被陳浩南給擡了起來。

  陳浩南十分霸道的的将龍槍緩緩的送入李雪的蜜穴,感受到龍槍的膨脹,李

雪噢的一聲呻吟,身心甚是舒坦。她妩媚的回頭瞧了一眼陳浩南,陳浩南嘴角輕

末一笑。一手極其霸道的摸着李雪潔白無瑕的豪乳。

  而且陳浩南那插在李雪小的陰道中的巨棒也開始連根撥出,然後狂猛地一挺

一送,全根而入┅┅醜陋兇悍的巨大龍槍開始向千嬌百媚的絕色尤物那天生異常

嬌小緊窄的陰道「花徑」狂抽狠插。濕潤的蜜穴周圍,仿佛像一條斷水的小溪,

清流而躺。

  「哎┅┅唔┅┅哎┅┅唔┅┅哎┅┅嗯嗯┅┅唔┅┅哎┅┅唔┅┅哎┅┅嗯

┅┅唔┅┅哎┅┅哎┅┅嗯┅┅唔┅┅哎┅┅唔┅┅哎┅┅嗯┅┅唔┅┅哎┅┅

哎┅┅嗯┅┅唔┅┅唔┅┅」李雪一聲的悶叫,雙眼朦胧,不時的回頭望着程浩

南。眼前這個可惡的家夥,幾年不見,還是這般的蠻橫無理,還是這般的霸道。

  陳浩南這樣多處的狂攻猛襲下,而且陳浩南挑逗玩弄、撩撥刺激的全是李雪

銘感至極的「聖地」粗暴「侵入」的是一個女人最神聖、最敏感萬分的陰道「花

徑」李雪不由得哀婉嬌啼、呻吟鸾鸾。引得男人的野性大勢爆發。

  巨棒兇猛地在李雪窄小的陰道中進出,強烈摩擦着陰道内壁的嫩肉,把幽深

火熱的陰道内壁刺激得一陣陣律動、收縮┅┅更加夾緊頂入、抽出的巨棒┅┅柔

嫩無比、敏感萬分的膣内黏膜也不堪刺激緊緊纏繞在粗壯、梆硬的巨棒棒身上。

  「噢……噢……啊啊啊……浩南,你太霸道了,人家快受不了了。噢噢……

人家快要來了……你能不能輕點……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忍受着陳浩南一波又一波的攻擊,李雪妩媚的回頭瞧着陳浩南。

  眼見李雪靥火紅陣陣,一股欲仙欲浪的迷人春情浮上她那美麗動人的口角、

眉稍。陳浩南那長着濃黑陰毛的粗壯的大腿根,将李雪潔白柔軟的小腹撞得「啪!

啪!」

  作響。這時的李雪秀靥暈紅,芳心嬌羞怯怯,櫻唇微張微合,嬌啼婉轉。李

雪柔美的一雙如藕玉臂不安而難捺地扭動、輕顫,雪白可愛的一雙如蔥玉手緊緊

的抓緊在羊皮的沙發上,發出咯咯的響聲。

  由於粗壯巨碩的龍槍對李雪緊小陰道内敏感的肉壁的強烈擠刮、摩擦,李雪

那一雙細削玉潤、優美修長的雪白玉腿本能地時而微擡,時而輕舉,始終不好意

思盤在陳浩南身上去,隻有饑渴難忍地不安地蠕動着。

  美豔清麗的李雪那一具一絲不挂、粉雕玉琢般柔若無骨的雪白胴體在陳浩南

沈重壯實的身下,在陳浩南兇狠粗暴的抽動頂入中美妙難言地蠕動着。看見她那

如火如荼的熱烈反應,耳聞李雪馀音缭繞地含春嬌啼,陳浩南更加狂猛地在這清

麗難言、美如天仙的絕色尤物那赤裸裸一絲不挂、柔若無骨的雪白玉體上聳動着

┅┅陳浩南巨大的龍槍,在李雪天生嬌小緊窄的陰道中更加粗暴地進進出出┅┅

「小雪……你的小穴好緊,這幾年,看來你沒少做保養……」

  陳浩南擡着李雪的玉足,一邊享受般的說道!

  「好哥哥……你知道就好……我這一切都自是爲了你……隻有……噢噢噢…

…才能……噢噢噢……才……噢噢噢……擁有……噢噢噢……冤家,快不行了…

…我的腳……好酸……冤家……好哥哥……好老公……快要站不住了。」

  李雪一邊妩媚的瞧着身後猛挺如牛的陳浩南,一邊忍受生理刺激的說道。

  肉欲狂瀾中的美豔人妻隻感到那根粗大駭人的龍槍越來越狂野地向自己陰道

深處沖刺,小雪羞赧地感覺到粗壯駭人的「它」越來越深入她的「幽徑」越刺越

深┅┅李雪大腦仿佛一片空白,那猶如電擊般的感覺,沖刺她的身體。發出清脆

的叫喊聲!

  角落裏,一個身着一套運動服的女子,正驚訝的看着客廳裏的一切,看着被

陳浩南搞得一臉淫蕩的表姐,唐欣吃驚的咬着自己的玉手,雙眼瞪得比牛還大,

靜靜的看着眼前的一幕。隻見表姐被那男子抱将起來,有緩緩的放在了皮沙發上,

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唐欣艱難的咽下一口唾液,生理也在接受者刺激的挑戰。心中暗罵道:「

  表姐也真是的,這種事情,怎麽能在這裏做。現在害我,走也不是,坐也不

是,你叫我怎麽辦嗎?「

  俏麗的臉上,頓時抹上一層粉紅的羞怯。

  被翻過身來的李雪芳心又羞又怕地感覺到陳浩南還在不斷加力頂入┅┅滾燙

的龜頭已漸漸深入她體内的最幽深處。

  随着陳浩南越來越狂野地抽插,猙獰的巨棒漸漸地深入到她體内一個從未有

「遊客」光臨過的全新而又玄妙、幽深的「玉宮」中去┅┅在火熱淫邪的抽動頂

入中,有好幾次李雪羞澀地感覺到陳浩南那碩大的滾燙龜頭好像觸頂到了她體内

深處一個隐秘的不知名的但又令人感到酸麻刺激之極,幾欲呼吸頓止的「花蕊」

上。「哎┅┅唔┅┅唔┅┅唔┅┅哎┅┅嗯嗯┅┅唔┅┅哎┅┅唔┅┅唔┅┅唔

┅┅哎┅┅唔┅┅哎┅┅哎┅┅嗯┅┅嗯┅┅唔┅┅唔┅┅唔┅┅唔┅┅」李雪

不由自主地呻吟狂喘,嬌啼婉轉。雙手也不是的擺動,身子一松一緊,極富節奏。

  陳浩南肆無忌怛地奸淫強暴、蹂躏糟蹋着身下這個千嬌百媚、絕色秀麗、美

如天仙的玉人那一絲不挂、柔若無骨的雪白肉體。憑着陳浩南高超的技巧和超人

的持久力将李雪插得嬌啼婉轉、欲仙欲死。

  而平素氣質高貴、美麗秀雅的李雪,則在陳浩南胯下蠕動着一絲不挂的赤裸

玉體,狂熱地與陳浩南行雲布雨、交媾合體。隻見清麗動人的絕色尤物狂熱地蠕

動着赤裸裸一絲不挂的雪白胴體在陳浩南胯下抵死逢迎,嬌靥暈紅地婉轉承歡,

千柔百順地含羞相就。不時的連聲發出:「

  噢噢噢……啊啊……嗯哪……┅┅唔┅┅哎┅┅嗯嗯┅┅唔┅┅哎┅┅唔┅

┅唔┅┅唔┅┅哎┅┅唔┅┅哎┅┅哎┅┅嗯┅┅嗯┅┅唔┅┅唔┅┅唔┅┅唔

┅┅「的聲音。呻吟嬌媚,勾勒起陳浩南強烈的征服欲感。

  這時兩人的身體交合處已經淫滑不堪,愛液滾滾。陳浩南的陰毛已完全濕透,

而美貌佳人李雪那一片淡黑纖柔的陰毛中更加是春潮洶湧、玉露滾滾。從她玉溝

中、陰道口一陣陣黏滑白濁的「浮汁」愛液已将她的陰毛濕成一團,那團淡黑柔

卷的陰毛中濕滑滑、亮晶晶,誘人發狂。

  陳浩南粗大硬碩的龍槍又狠又深地插入李雪體内,陳浩南的巨棒狂暴地撞開

玉人那天生嬌小的陰道口,在美麗絕色的仙子那緊窄的陰道「花徑」中橫沖直撞

┅┅巨棒的抽出頂入,将一股股乳白黏稠的愛液淫漿「擠」出她的「小肉孔」巨

棒不斷地深入「探索」着李雪體内的最深處,在「它」兇狠粗暴的「沖刺」下,

美豔絕倫、清秀靈慧的天生尤物的陰道内最神秘聖潔、最玄奧幽深,從未有「物」

觸及的嬌嫩無比、淫滑濕軟的「花宮玉壁」漸漸爲「它」羞答答、嬌怯怯地綻放

開來。

  這時,陳浩南改變戰術,猛提下身,然後吸一口長氣,咬牙一挺龍槍┅┅俏

佳人李雪渾身玉體一震,柳眉輕皺,銀牙緊咬,一幅痛苦不堪又似舒暢甘美至極

的誘人嬌态,然後櫻唇微張,「

  哎┅┅「一聲淫媚婉轉的嬌啼沖唇而出。

  李雪芳心隻覺「花徑」陰道被那粗大的陽具近似瘋狂的這樣一刺,頓時全身

冰肌玉骨酸麻難捺至極,酸甜麻辣百般滋味一齊湧上芳心。

  隻見她一絲不挂、雪白赤裸的嬌軟胴體在陳浩南身下一陣輕狂的顫栗而輕抖,

一雙修長優美、雪白玉潤的纖柔秀腿情難自禁地高舉起來。

  這時,陳浩南的龍槍深深地插進李雪陰道底部的最深處,碩大火熱的滾燙龜

頭緊緊頂住那粒嬌羞怯怯的可愛「花蕊」°°陰核,一陣令人心跳頓止般的揉動。

  「啊┅┅哎┅┅哎┅┅哎┅┅嗯……噢噢噢……嗯嗯嗯……小冤家,我快受

不了……嗯……嗯……」

  李雪狂亂地嬌啼狂喘,一張鮮紅柔美的櫻桃小嘴急促地呼吸着,那高舉的優

美修長的柔滑玉腿悠地落下來,急促而羞澀地盤在陳浩南腰後。

  那雙雪白玉潤的修長秀腿将陳浩南緊夾在大腿間,并随着緊頂住她陰道深處

「花蕊」上的大龜頭對「花蕊」陰核的揉動、頂觸而不能自制的一陣陣律動、痙

攣。

  陳浩南看見身下這千柔百媚的如花李雪那秀麗脫俗的花靥上麗色嬌暈,嫣紅

片片,嬌羞無限,她一雙雪白可愛的小手上十根如蔥般的玉指緊抓進自己肩膀上

的肌肉裏,那雙修長纖美的玉腿緊盤在自己腰後,陳浩南也被身下這絕色嬌豔、

美若天仙的玉人那如火般熱烈的反應弄得心神搖蕩,隻覺頂進她陰道深處,頂住

她「花蕊」揉動的龜頭一麻,就欲狂洩而出,陳浩南趕忙狠狠一咬舌頭,抽出龍

槍,然後再吸一口長氣,又狠狠地頂入李雪體内。

  碩大的龜頭推開收縮、緊夾的膣内肉壁,頂住她陰道最深處那羞答答的嬌柔

「花蕊」再一陣揉動┅┅如此不斷往複中,陳浩南更用一隻手的手指緊按住李雪

那嬌小可愛、完全充血勃起的嫣紅陰蒂一陣緊揉,另一隻手捂住李雪的右乳,手

指夾住峰頂上嬌小玲珑、嫣紅玉潤的可愛乳頭一陣狂搓陳浩南的舌頭更卷住李雪

的左乳上那含嬌帶怯、早已勃起硬挺的嬌羞乳頭,牙齒輕咬。

  「啊┅┅啊┅┅啊┅┅哎┅┅啊┅┅啊┅┅哎┅┅唔┅┅啊┅┅哎┅┅啊啊

┅┅啊┅┅」李雪嬌啼狂喘聲聲,浪呻豔吟不絕。被陳浩南這樣一下多點猛攻,

李雪但覺一顆芳心如飄浮在雲端,而且輕飄飄地還在向上攀升┅┅不知将飄向何

處。

  特别是陳浩南在她陰道内的沖刺和對她嬌嫩「花蕊」的揉動将國色天香的絕

色尤物李雪不斷送向男女交歡合體的肉欲高潮,直将她送上一個從未到達過的、

銷魂蝕骨至極的高潮之巅,還在不斷向上飄升,彷佛要将她送上九霄雲外那兩性

交媾歡好的極樂之頂上。

  嬌啼婉轉中的李雪真的是魂銷色授,欲仙欲死,在那一波又一波洶湧澎湃的

肉欲狂濤中,玉女芳心又羞又怕∶羞的是她竟然在陳浩南的身下領略了從未領略

過的極樂高潮,嘗到了男女交歡淫合的刻骨銘心的真谛妙味;怕的是到達了這樣

一個從未涉及的肉欲之巅後,但身心都還在那一波比一波洶湧的欲海狂濤中向上

攀升、飛躍┅┅她不知道終點在哪裏,身心又會飛上怎樣一個駭人的高處?她感

到心跳幾乎都停止了,她真不知道那不知名的愛欲巅峰中自己會窒息,讓自己心

跳如此的加速。他的霸道,讓自己無比的歡暢淋漓。

  「浩南……我快要受不了……受不了……」

  李雪暢快的叫喊着,隻聽着一角的唐欣咽下一口唾液,癡癡的看着沙發上的

兩人,一雙美得窒息的眼眸,秋波蕩漾,一雙不知不覺的莫向自己的陰部。感受

到哪裏的潮濕。

  「表姐,你害死我了……好羞人啊……真是該死的混蛋……王八羔子陳浩南,

你要和姐姐相歡,也不急於這一時,真是該死……」

  唐欣忍不住數落起陳浩南來。

  李雪的尖叫,并沒有讓陳浩南停下來,陳浩南粗大的龍槍仍然又狠又深地在

李雪緊窄的陰道中抽出、頂入┅┅陳浩南碩大的龜頭仍然不斷頂住李雪陰道最深

處的「花蕊」揉動。

  「啊┅┅啊┅┅啊┅┅哎┅┅哎┅┅啊┅┅啊啊┅┅哎┅┅哎┅┅哎┅┅啊

┅┅啊┅┅輕┅┅輕┅┅輕點┅┅哎┅┅啊┅┅輕┅┅輕點┅┅啊┅┅請┅┅輕

┅┅輕┅┅一點┅┅哎┅┅唔┅┅啊┅┅太┅┅太┅┅太深┅┅深了┅┅唔┅┅

啊┅┅輕┅┅輕┅┅一點┅┅哎┅┅唔┅┅好深啊……快不行了……冤家……真

的要來了……好嘛……噢噢噢噢……嗯嗯嗯……」

  李雪嬌啼婉轉,莺聲燕吟。但見她秀靥暈紅如火,嬌羞怯怯地婉轉承歡,欲

拒還迎。

  這時,陳浩南俯身吻住李雪那正狂亂地嬌啼狂喘的柔美鮮紅的香唇,企圖強

闖玉關,但見玉人一陣本能地羞澀地銀牙輕咬,不讓陳浩南得逞之後,最終還是

羞羞答答、含嬌怯怯地輕分玉齒,丁香暗吐,陳浩南舌頭火熱地卷住那嬌羞萬分、

欲拒還迎的玉人香舌,但覺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瓊漿甘甜。

  陳浩南含住李雪那柔軟、小巧、玉嫩香甜的可愛舌尖,一陣淫邪地狂吻浪吮

┅┅李雪櫻桃小嘴被封,瑤鼻連連嬌哼,似抗議、似歡暢。

  這時,陳浩南那粗大的龍槍已在李雪嬌小的陰道内抽插了六、七百下,龍槍

在李雪陰道肉壁的強烈摩擦下一陣陣趐麻,再加上絕色佳人在交媾合體的連連高

潮中,本就天生嬌小緊窄的陰道内的嫩肉緊緊夾住粗壯的龍槍一陣收縮、痙攣┅

┅濕滑淫嫩的膣内黏膜死死地纏繞在壯碩的龍槍棒身上一陣收縮、緊握┅┅陳浩

南的陽精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陳浩南抽出龍槍,猛吸一口長氣,用盡全

身力氣似地将巨大無朋的龍槍往李雪火熱緊窄、玄奧幽深和陰道最深處狂猛地一

插┅┅「啊┅┅」李雪一聲狂啼,陳浩南的龜頭深深頂入李雪緊小的陰道深處,

巨大的龜頭緊緊頂在李雪的子宮口,将一股濃濃滾滾的精液直射入仙子般的玉人

的子宮深處┅┅而且在這火熱的噴射中,陳浩南碩大滾燙的龜頭頂在那嬌嫩可愛

的羞赧「花蕊」上一陣死命地揉動擠壓,終於将碩大無比的龜頭頂入了李雪的子

宮口。

  兩個赤裸交合着的肉體一陣窒息般的顫動,一股又一股濃濃、滾燙的精液淋

淋漓漓地射入李雪那幽暗、深奧的子宮内。

  而極度狂亂中的李雪隻覺子宮口緊緊箍住一個巨大的龜頭,那火熱硬大的龜

頭在痙攣似地噴射着一股滾燙的液體,燙得子宮内壁一陣趐麻,并将痙攣也傳遞

給她的子宮玉壁,由子宮玉壁的一陣極度抽搐、收縮律動迅速傳向全身仙肌玉骨。

  她感覺到她的子宮深處的小腹下在極度的痙攣中也電顫般地嬌射出一股溫熱

的狂流,陳浩南卻在高潮中,發覺到胯下這個美如天仙、千嬌百媚的絕色李雪也

射出了女性在極度高潮下的玉女元陰,極度高潮中。

             兩個同時達到了高

  兩人在這邊颠鸾倒鳳,角落裏的唐欣,卻哐啷一聲,跌倒在地。聽到聲音,

李雪和陳浩南回過頭去,不由得吃了一驚,兩人面面相觑,李雪一張原本就紅得

如火的俏臉,這時更加的火紅了。

  「真是該死……這下臉面可全丢盡了!」

  李雪慌忙的抱起衣服,向更衣間跑去。陳浩南尴尬的向唐欣瞧了一眼,隻見

那小妮子也是一動不動的瞧着自己。陳浩南有些發虛的輕嗬了一聲。

  原本停在極度驚訝中的唐欣,頓時回過神來,看着半赤一進更衣間,唐欣便

碰的一聲,把房門緊緊的關起,身子貼在門闆上,誘人的胸 部不斷的起伏。李

雪有些不敢正視眼前的唐欣,眼見她如此的緊張,不由得說道:「

  你……你怎麽還在店裏。「

  唐欣沒好氣的白了一眼李雪,說道:「

  你還好意思說,我要走得出去,我才懶得再店裏待着呢?還瞧見……你們…

…那個……真是羞死人了。「

  想起剛才火辣的場面,唐欣直覺甚是羞愧,看了自己不應該看到的事情,這

讓自己以後怎麽面對那家夥,他可是自己的表姐夫啊!哎……唐欣歎了口氣,心

跳這時也平靜了幾分。

  李雪原本恢複幾分的俏臉,一廳唐欣這話,頓時又紅了起來,直接紅到了脖

子底下。她低聲道:「

  我……我又沒要要求你看,再說了,你不會呆着這裏,等我們完事再出去。

  「哎呦喂,我的好表姐,你這時在怪我了。要我說,要怪就怪那隻大淫蟲,

離開了這麽多年,才剛剛回來,就跟你發生這樣的事件,姐,你也太好騙了。」

  唐欣看着眼前的李雪,不由得嗔怒道。

  「死丫頭,你胡說些什麽?我跟他和你想象的不一樣,我……」

  想起以往的種種,李雪覺得有些難以言語。說道:「

  總之,他不是你說得那樣!對於他,讓我做什麽,我都無怨無悔!「

  「啊!」

  小妮子有些驚訝的瞧着李雪,說道:「

  表姐啊表姐,你還是我以前認識的那個表姐嗎?怎麽一見那個沒良心的家夥,

你就淪陷成這樣,真是太沒天理了。「

  「你這丫頭,你是沒有喜歡過人,你現在還不知道那種患得患失的滋味,将

來等你戀愛了,有了自己的男朋友,或許你就會明白我了。」

  李雪快速的換好衣服,有恢複了她幹淨,幹練的模樣。她站在鏡子面前,理

了理自己淩亂的頭發,說道:「

  今天的事情,是姐不好,沒有考慮到位,你不許出去亂嚼舌根,不然,我饒

不了你。「

  唐欣冷哼了一聲,說道:「

  碰見這種事情啊,算我唐欣倒了八輩子的大黴,我才沒那閑情說那無聊的事

情「他說道這裏,又頓了頓,接着笑道:」

  不過,姐,你想要永遠的閉口,那就得看你有沒有誠意。「

  「沒有!」

  李雪當然知道唐欣這小妮子想要的是什麽,當下幹淨利落的說道:「

  别以爲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

  唐欣有些不悅的道:「

  好!要是你不答應,那我就出去大勢的宣揚,說我表姐……「

  唐欣才說到這裏,李雪忍不住上前捂住她的大嘴巴,求饒道:「

  好了我的姑奶奶,我答應你還不成嗎?「

  唐欣有些高興地道:「

  真的!表姐真好!「

  這丫頭,變臉簡直就像變天一樣,說變就變,毫無征兆可言。

  當兩人走出更衣室時,大廳中的陳浩南也換好了衣服,恢複了他以往的神态,

那種俊朗的臉上,十分的平靜,看不出任何的異樣。

  唐欣跟在李雪的身後,有些羞怯的不敢去看陳浩南,可是心中不知道爲什麽,

又忍不住向他瞧了過去,正好碰到陳浩南那火辣的眼神。唐欣不由得身心一怔,

忙低下頭去,再也不敢擡起頭來。

  李雪注意到了這一切,也是羞得面紅耳赤。她微笑着向陳浩南走去,将手中

的車鑰匙遞給了陳浩南,說道:「

  車你來開吧!「

  陳浩南輕微的點了點頭,道:「

  你還住在以前那裏?「

  李雪嗯的一聲,陳浩南領會的點點頭,忽然吸了口涼氣,轉身向前走去。李

雪拍了一把唐欣,說道:「

  死丫頭,有什麽好害羞的,他不是一句話也沒提嗎?正常一點。「

  唐欣躲在李雪的身後,嗔怒的吐了吐舌頭,說道:「

  這一切都怪你們。人家可還是一個未出閣的黃花大閨女,就被你們給帶壞了。

  李雪聽了唐欣的話,忍不住想笑,她輕聲笑道:「

  好一個黃花大閨女,那我問你,我們怎麽把你給帶壞了。「

  唐欣知道,此時的李雪是故意的,她就是故意的,不就是讓你多給一兩千塊

的生活費,就把你給急成這樣,哎……你可是我的表姐啊,親表姐啊!唐欣小肚

雞腸的在心裏數落着。

  三人出來酒吧,陳浩南反手将房門給帶死,便向一旁的藍色寶馬走去,将車

子給開了過來。停在李雪的身前,說道:「

  上車吧!「

  李雪點了點頭,低你住在哪裏?「

  唐欣微微一愣,半響才吞吞吐吐的道:「

  我……我跟表姐住在一起。「

  陳浩南聽聞,嗯的一聲,轉身啓動車子,跟沒有事一樣,将車緩緩的開上公

路。身後的唐欣,不覺得心中有氣,這家夥,當我是空氣嗎?好像剛才的事情,

我看見了就像沒看見一般。看來表姐說得一點也沒有錯,你就是一個冷血的動物。

本小姐難道就怕了你嗎?要是還有機會,本小姐就站在你面前,就當黃 色 電

影看,我看你倒是還是不是這般的無動於衷。小妮子想倒是這樣想,隻怕現實就

是一門殘酷的學問。

第5章你幹瞧我就敢幹

  門被輕輕的推開,屋内散發着女人的清香,這就是女人的閨房,比起男人那

臭氣轟天的房間來說,女人的閨房,就屬於人間天堂。

  陳浩南熟悉的走進房間,感受到房間裏撲來的香氣,他輕輕的嗅了一口,熟

悉的味道,至今還沒有變。他順手将房間裏的燈打開,房間裏頓時明亮了起來。

陳浩南打量了一眼房間,隻見房間裏的承設,還和七年前他來此的一樣,并沒有

多大的變化,唯一不同的是,就是客廳中的液晶電視機,好像從新換了一台新的。

  陳浩南回頭看了一眼李雪,職業套 裝包 裹下的李雪,微微一笑,說道:

  自從你走了之後,這裏從來都沒有變過。「

  陳浩南點了點頭,他知道,這裏不變代表了什麽?代表了李雪對自己的愛戀,

還和七年前一樣,同樣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陳浩南道:「

  這幾年我沒有和你聯系,你不怪我。「

  李雪很是聰明的搖了搖頭,道:「

  我知道,你不聯系我,自然有你的道理,我隻要知道,你心裏有我,沒有忘

記我就行。「

  聽着兩人互吐真心話,聽得一旁的唐欣老大不樂意。她輕推了一把李雪,說

道:「

  你們要談情說愛,到自己房間裏去,别老呆在門口,還讓不讓人進去了。「

  說着,唐欣自顧自的走進客廳,從冰箱中拿出零食,便像兔子一般的溜進自

己的房間。

  看着唐欣的連貫動作,李雪和陳浩南相互對視了一眼,李雪露出會心的笑容。

陳浩南也淡淡一笑,眼神不由得向唐欣的房間打量了一眼。李雪道:「

  她就是這樣,你不要見怪!「

  陳浩南搖搖頭,轉身走進客廳,坐在了沙發上,道:「

  她挺有個性的,有點你當年的模樣?「

  李雪來到陳浩南的身前,妩媚的瞧了一眼陳浩南,說道:「

  是麽?你還記得我當年的性子,可是當年的你,連正眼都沒有瞧我一眼。「

  說起這事啊,李雪就有些不高興,可是現在,她非常的滿足,因爲她已經得

到了他。雖然不知道自己現在能否俘獲他的心,但至少,他不會忘記自己,永遠

也不會。

  陳浩南也知道當年的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他順手将李雪軟弱無骨的身子

攔在懷裏,說道:「

  當年的我,可能是天底下最傻的一個,根本就不懂得珍惜眼前的人。「

  李雪猶如小貓一般的窩在陳浩南的懷裏,感受陳浩南的心跳,他男子的氣息。

她的玉手,撫 摸在陳浩南的胸前,柔聲細語的道:「

  當年的你,一點也不傻,你隻是執著。「

  陳浩南道:「

  我當年是挺執著的,可是執著的最終結果,換來的隻是一句傷心的話語,不

過,上天對我陳浩南也不錯,至少她把你送到我的身邊。小雪,這些年來,真是

謝謝你,爲我做的一切,我陳浩南發誓,這一生一世,都不會再做出傷害你的事

情。「

  李雪眼眸閃動,忽然眼角一顆炙熱的淚珠流了下來。她十分的高興,等了這

麽多年,守了眼前這個家夥這麽多年,他終於感受到了,他終於知道那深深的愛

意。

  陳浩南心生一動,眼前這個外表看上去十分冷豔的女孩,其内心實在是太過

脆弱,自己當年做了那麽多傷害她的事情,她卻一句怨言都沒有。陳浩南啊陳浩

南,你有妻如此,你還有什麽不知足的。

              陳浩南一手撫

  傻丫頭,你哭什麽?今後有我在你的身邊,這次回來,我就再也不會離開這

座城市。因爲這裏,有我的一切,因爲這裏,有你……「

  李雪感受到陳浩南那火熱的嘴唇,身心十分的欣慰。她深情的擡頭望着陳浩

南,笑道:「

  我這不是哭,我是高興,我真的沒有想到……嗯……「

  李雪的話還沒有說完,嘴唇已經被陳浩南給堵上了。

  「沒想到什麽?你什麽都不用想,因爲我現在隻屬於你,隻屬於小雪一個。」

  深吻了李雪一口,陳浩南松開李雪,柔聲說道。

  感受到陳浩南的真情,李雪頓時綻放海棠般的笑容,她的玉手,妩媚的挽住

陳浩南的脖子。笑道:「

  有你這句話,即便讓小雪此時死去,我也無怨無悔。「

  陳浩南順手攔住李雪那不堪盈盈一握的纖 腰,十分霸道的道:「

  做我的陳浩南的女人,不許談到死,因爲,我不可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誰

要是敢對我的小雪咚一個指頭,我就會讓他付出比這十倍的代價。「

  雖然陳浩南的話有些吓人,但李雪還是感到很高興,證明自己在這家夥的眼

中,其地位一定不低。說到這裏,陳浩南的手,開始不老實的探向李雪堅挺的乳

房,輕柔的捏了捏。

  李雪感受到這樣的刺激,濕潤的嘴唇,不由得輕吐出一口氣,嗯的呻吟了一

聲。說道:「

  你這壞家夥,快别要了。這裏是客廳!「

  陳浩南回頭向唐欣的房間看了一眼,說道:「

  她已經睡下了,而且,我們又不是沒有被她瞧見,即便在瞧見一次,那又有

什麽的。「

  李雪嗲怪道:「

  就你的理由多,快别弄了,要不你洗澡,我們回答房間,自己關起門來,你

想這麽對待人家,都有你。「

  聽李雪這麽說,陳浩南隻得不情不願的縮回手來,說道:「

  你先去洗吧……我想在坐一會。「

  李雪點了點頭,站起身來,便向浴室走去。隻聽咔嚓一聲的關門聲,坐在客

廳中的陳浩南,身心一蕩,一股邪念油 然而生。聽着浴室裏嘩嘩流淌的水聲,

陳浩南突然站起身來。向浴室走去。

  當陳浩南走到浴室門口時,手扶着門柄,輕輕一甯,門自動開了。看來李雪

也早已料到,這家夥,絕對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浴室裏,春色黯然,一條猶如美人魚的女子,正用冒着熱氣的熱水沖洗的身

子。陳浩南雖然對於眼前這個苗條的身子,已經是在熟悉不過了,不過當看到如

此春光乍現的一幕,還是不由得一呆,下 身也不自覺撐起一個小小的帳篷。

  感受到陳浩南那炙熱的眼神,李雪俏臉羞得豔 紅,她嗔怒的白了一眼陳浩

南,說道:「

  出去,你站在這裏,人家還怎麽洗澡,等……啊……不要壞蛋!「

  李雪的話還沒說完,身子向前一傾,整個身子瞬間倒在了陳浩南的懷裏。陳

浩南嘴角抹起淡淡的邪笑。道:「

  小雪,你的身子真的很 美,我等不了。我現在就想要你。「

  「不要……我……我還沒有洗完……不要……嗯……」

  李雪小小的抗拒着,但她掙紮了一番,翹起臀 部突然一緊,一緊被陳浩南

的大手卡主。嘴巴也被陳浩南毫無征兆的給堵住。不由得發出輕微的呻 吟聲。

  浴室裏的水,依然嘩嘩的流淌,被水的澆淋下,陳浩南的衣服也全都濕透。

這時,已經融化在陳浩南熱吻中的李雪,一雙玉手也替陳浩南除去衣服,露出那

健美的身子,和讓人羨慕的肌肉。

  李雪的手,緩緩的向下移動,來到陳浩南的褲 腰間,顯得有些生澀的撫

摸着陳浩南的小 霸 王,隻覺得那小 霸 王已經膨脹得躲在褲兜了,那小小

的褲兜,早已裝容不下他,他好像要破殼而出。

  李雪的香色被陳浩南緊緊的纏繞,熟悉的味道,正一滴一滴的刺激着兩人。

陳浩南也感受到李雪手上帶來的刺激,身心甚是灼熱。他的手,輕輕的從小雪的

臀 部,遊走到下雪的下 陰,輕輕的撫 摸。

  「嗯……壞蛋……你當真好壞。」

  李雪聲音較弱的說道。

              「你也是一個壞

  李雪嗤笑一聲,玉手移到陳浩南的褲帶上,輕輕的解開陳浩南的腰帶,唰的

一聲,李雪用玉足幫陳浩南輕輕的退去褲子,隻留下一個三角内褲,那三級内褲

早已被那家夥挺得變了形。李雪的手,大膽的深入其中。

  「嗯……好家夥……小雪……你真棒……」

  感受到小雪手上的溫度,陳浩南的小(霸(王不由得向上挺了挺……

  李雪臉上勾勒出一絲妩媚的笑意,玉手輕輕撩動小霸王。陳浩南忽然閉起的

雙眼,十分享受這份難得快感。也就在這時,陳浩南隻感覺小霸王一熱。忍不住

睜開雙眼,隻見李雪的小嘴,靜靜的含着小霸王,一緊一松。陳浩南道:「

  小雪,雪兒……你對我,……實在太好了……噢……好爽……小雪,你的嘴

巴和你的小穴一樣,都是那麽的幫……那麽的讓人舒暢……噢……小雪……真棒

……噢噢……「

  陳浩南的手,輕輕的按着李雪的濕漉漉的頭。小霸王在李雪的刺激一下,一

波又一波的快感,從小霸王的龜頭傳到陳浩南的身上,又從身上絲絲的遊走到他

的大腦。

  「波」的一聲,李雪妩媚的擡起頭來,望着滿是滿足的陳浩南,嬌聲問道:

  小冤家……舒服嗎?「

  陳浩南重重的點了點頭,忽然低身抱起李雪。讓她騎在自己的腰間。他的手,

摸向李雪的蜜穴,微笑道:「

  小色女……你的好像也濕透了!「

  李雪有些羞怯的捶打了一拳陳浩南,突然,隻覺得下身一緊,跟着「嗯」的

一聲嬌吟,那小霸王完完全全的沖了進去。陳浩南的手,捧起李雪的腰部,緩緩

的上下移動。

  「嗯……哎……恩恩……恩……」

  陳浩南緩慢的抽查着,李雪的身子也極度的緊張,蜜穴收縮的十分之快,不

也一會兒,已經緊緊的包裹着小霸王。

  感受到李雪蜜穴吃得很緊,陳浩南忍不住在李雪的俏臉上啄了一口,說道:

  雪兒,她包的好緊啊!我都快要受不了了。「

  李雪雙手十分暧昧的勾住陳浩的脖子,笑吟吟的道:「

  那比起我的處子之身,你覺得怎麽樣?「

  「有過之而無不及!」

  想起那個深夜,自己躲了李雪的第一次,現在想來,那時的自己,簡直糟糕

透了,陳浩南有些後悔,爲什麽那天晚上,自己要喝醉,爲什麽哪天晚上,怎麽

能和她發生了關系,那可是她的第一次啊,自己都沒有好好的待她。想到這裏,

陳浩南男子的野心突然的膨脹。說道:「

  小雪,今晚就讓我好好的對待你,讓你做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快樂女神。「

  說到這裏,陳浩南突然加快了抽動的速度。陳雪的花蕊,忍受着陳浩南超強

的攻擊,聲音發出顫微的叫聲:「

  啊啊啊……嗯……哎……嗯……嗯……浩南……你好棒……我真的快要做女

神了……嗯……浩南……嗯……浩南……好舒服……「

  甚是滿足陳浩南沖擊的李雪,一浪高過一浪的妩媚聲,都在無時無刻的刺激

着陳浩南,挑逗他的身心。陳浩南的雙手,也緊緊的抱着李雪柔滑的身子,小霸

王快速的抽插着,一進一出,都帶着濃濃的淫水。

  這時,隻見陳浩南将李雪的一腳放下,讓她站在浴室的地闆上,由於李雪的

身子,沒有陳浩南來得高,所有她的腳,輕微的踮起,讓陳浩南的龍槍能輕松的

進入自己的蜜穴中。龜頭在李雪的肉壁内,不斷的摩擦,探索。一個灼熱肉感,

燃燒着李雪的身子。

  「冤家……你慢點……我快要受不了了……嗯嗯嗯……好棒浩南……你輕…

…輕……噢噢……噢……你……輕……嗯……輕……啊……啊……啊……受不了

了……啊啊……啊……啊……浩南……輕點……噢噢……啊……嗷嗷……小雪…

…要爆了,……陳大哥……噢噢……浩南……噢噢……好老公……你輕點……」

  「啊……」

  陳浩南發出一聲猛吼聲,雙手緊緊的貼在小雪的翹臀上,腰間不斷的聳動,

小霸王快速的在下雪的蜜穴中,進進出出。别樣的刺激,讓程浩南猛然抽查了一

陣。

  「啊……」

  小雪也是暢快的一聲呻吟,感受到聲音過大,她忽然想起,房間裏還有一個

人,忍不住捂住自己的嘴巴。

  陳浩南放下李雪的玉腿,讓她轉過身去,深深微微彎下,玉手輕輕的伏在浴

缸之上,雙腿輕微的岔開,陳浩南的小霸王在李雪的蜜穴周圍環繞了一拳,輕輕

的送了進去。

  「嗯……」

  小雪感受到小霸王的進入,呻吟了一聲,滿是汗珠的臉,輕輕的擡了起來。

陳浩南雙手壓在小雪的腰間,輕輕的聳動。小霸王每次,都幾乎從道小雪的花蕊

的惢心。

  陳浩南壓住小雪,把這千嬌百媚的絕色尤物,一絲不挂嬌軟雪白的赤裸玉體

緊緊壓在身前,雙手分開小雪修長雪滑的優美玉腿,小霸王深深地進入小雪潮濕

幽深的胴體内狂亂的抽動起來。

  小雪正心神迷亂中,感到那緊壓着她嬌軟胴體的那具男性魁偉的身軀突然一

輕,蓦地,小雪鼻息一膣,「

  啊……「

  忽然又覺得不妥,趕緊捂住嘴巴,生怕再房間的唐欣有所察覺,雖然房間裏

的隔音效果還算不錯,但李雪卻有些害怕,自己的春光再次暴漏在别人的眼前。

  感受到火辣的刺激,原來,自己的美豔胴體又被陳浩南這個小壞蛋破體而入,

在一陣陣強烈至極的刺激中,小雪發現「它」已經深深地進入到自己身體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