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俠杜洛傳奇之海島激情(01~08)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2016-10-5 10:48 編輯

  第1回:壞大叔與小妖精

  馬來西亞檳城是個美麗的小島,雖然面積不大但應有盡有,既有高科技工業

區,在島的另一端也有誘人的海岸線,是眾多旅客心往神馳的度假勝地。

  除了美麗的景色之外,檳城的美食也是馳名中外的,屈指一數就有炒粿條,

福建蝦面,檳城拉沙等等可口小食。

  若想大吃一頓,這裡還有各種各樣海鮮任君選擇,確實是個食貨的天堂。

  杜洛此時就是在檳城的峇都丁宜海灘區曬太陽。

  雖然只是下午三點多,但他已經喝得醉醺醺了。

  東南亞的太陽一般來說都是比較毒,可是今天卻被烏雲蓋住了一半,不然的

話已經喝到半醉,躺在沙灘上閉上眼睛動也不動的杜洛恐怕會被曬成木炭了。

  杜洛並沒有和其他遊客那樣住在海灘上的度假酒店,經歷了情傷的他只是隨

隨便便的找了一家小旅館,然後自個兒走到這無人海灘,找了個角落把衣服脫下,

直到只剩下一條內褲後就躺在一條大毛巾上做日光浴了。

  除了滿身酒氣之外,他已經有好幾天沒有剃鬍子了,那張俊朗的臉孔已被鬍

子佔據了,連那雙眼也被酒精腐蝕到有點迷迷糊糊了。

  但是多年來的冒險生涯留下來的警覺性依然還在,所以當他聽見了一連串零

碎的腳步聲靠近時,他就自然而然的提高了警惕心。

  杜洛從那些人的腳步聲中聽出了他們不懷好意,一二三四五,一共五個人,

正在以一種輕佻的步驟向他走過來。

  他在心中歎了口氣,他只是想靜靜一個人頹廢下去而已,為何總有人要找他

麻煩呢?那些不速之客走到杜洛身前,其中一人一腳把他放在身邊的衣物踢飛,

還有一些沙子因此灑落在他臉上身上,使他不禁眉頭一皺。

  杜洛雖然沒有睜開眼睛,但他依然聽見另外一人把自己衣物撿起,然後搜索

了一下。

  那人往沙灘上吐了口水,惡狠狠的咒駡,「Fuck!你這糟老頭身上居然

只有那麼一點點錢?他奶奶的!」

  直到此刻,杜洛才懶洋洋的睜開眼睛看了看。

  在他身前的是五個大約二十出出頭的年輕男女,四男一女。

  那四個男孩一臉乳臭未乾,但臉上卻露出了與他們這年紀不相符的兇悍。

  他們都是穿著背心加上破破爛爛的牛仔褲,裸露的手臂上滿是密密麻麻的紋

身。

  實話實說,這種不良青年杜洛見得多了,他根本不屑一顧,但是五人之中唯

一的女孩卻令他眼睛一亮。

  那女孩看起來挺多只有十八九,高挺的鼻子,澹綠色的眼珠子,一頭澹金色

秀髮,很明顯是個溷血兒,只是一張俏臉還是帶有東方人的輪廓。

  她身材高挑,站起來甚至比兩個男同伴還高了一點點,真的是腰下面就是腿

了。

  她和其他四個男孩一樣,只穿了一件簡簡單單的白色T恤和一條短得不能再

短的熱褲,那一雙白嫩長腿白得長得足以勾人心魂。

  她眉梢眼角裡透出一種野性,此時正在用鄙視眼神盯著杜洛。

  杜洛這輩子可真沒有被女人以這種眼神盯過,不由失笑了起來,沒想到今天

自己虎落平陽被犬欺,被一個小女生如此鄙視。

  杜洛不笑尤自可,他一對住那女孩笑,另外那四個男孩更是怒火沖天。

  其中一個滿臉痘痘的男孩指著杜洛破口大駡,「糟老頭,笑什麼笑?信不信

我一拳打斷你肋骨?」

  杜洛脾氣再好也受不住那些盛氣淩人的傢夥,何況他原本心情就不好,不然

也不會借酒消愁了。

  他不怒反笑,也以一陣鄙視的表情向那男孩說,「坦白說,我不相信。」

  「臭老頭,看老子把你打到皮開肉綻!」

  杜洛那話無疑是火上加油,痘痘男孩氣得馬上動手。

  那痘痘男孩是經常打架的貨色,出手算是夠快夠狠,一出手就一拳往杜洛鼻

子打過去。

  鼻子是脆弱的,一旦中了重擊就會骨折,而且還會鮮血淋漓,中拳的人一般

都會因此而驚慌失措,所以打慣架的人都會先打鼻子,來個先聲奪人。

  痘痘男孩的戰略是對的,可惜他遇上的卻是杜洛,一個身經百戰的搏擊高手,

他的一切戰術在杜洛面前都是等同兒戲。

  他拳頭剛剛揮出,杜洛已經站起來,鐵拳後發先至,一拳狠狠地打在他鼻子

上。

  一直以來都是那個男孩打人,可是這次卻是相反,在一聲慘呼後他被杜洛那

一拳打到倒在沙灘上。

  他一臉都是鮮血,很明顯鼻樑骨已經被打斷了,痛到他滿地亂滾。

  那男孩的四個夥伴開始時看見杜洛一副落魄樣子,根本就瞧不起他,都認為

他不堪一擊,沒想到結果卻是大出他們意料之外。

  另外三個男孩對望一眼,磨拳擦掌的往杜洛走過去。

  一個留著短髮,臉頰上紋了一條小壁虎的男孩斜著眼盯著杜洛說,「沒想到

你這糟老頭還有兩下子!讓我壁虎來收拾你!」

  杜洛向他揮揮手,然後伸手一個接一個的指著那三個男孩,「別浪費時間了,

你們仨一起上吧!」

  那三個男孩面面相覷,都感到不可思議。

  壁虎哼了一聲,「好!這可是你自討的,別怪老子們欺負你一個老人家!」

  他們三人發出了一聲狼嚎,然後就分從三個不同的方向沖過去。

  杜洛把左腳插入沙裡,然後用力一踢,從左側進攻那男孩臉前馬上滿是沙子,

一時之間失去了視覺。

  杜洛同時往前一沖,眼看快要與壁虎硬碰硬時,他突然轉向,改為往右側沖,

來到了一個長髮男孩身前。

  長髮男孩立刻出拳,杜洛也同樣出拳與他拳頭相碰。

  「媽呀!」

  兩拳相碰,長髮男孩馬上喊爹叫娘。

  原來杜洛一雙鐵拳乃是千錘百鍊,一旦相碰,長髮男孩馬上痛徹心扉。

  杜洛馬不停蹄的再補上一腳,正中長髮男孩下陰要害。

  中了他這一腳,長髮男孩痛到彎下腰來,暫時失去戰鬥力了。

  壁虎此時已經沖過來了。

  他是諸人中身手最好的一個,看見夥伴受創,馬上一記手刀往杜洛後頸上的

大動脈劈下。

  眼看杜洛快要中招,壁虎不禁心中狂喜。

  就在他手掌就要擊中杜洛時,他小腹上突然一痛,原來杜洛頭也不回的一腿

往後踢,把他踢到整個人飛起來,重重的落在沙灘上,使得沙子四處飛濺。

  既然出手了,杜洛就不留情了。

  他一把抓住長髮男孩的頭髮,用力一拉,把他額頭狠狠地撞在那個臉上滿是

沙子的男孩頭上,把他們兩人撞得滿天星斗,然後他再在壁虎肚子上加多一腳。

  壁虎捱了杜洛那一腳,連剛剛喝下去的啤酒都噴出來了,痛到彎成蝦米一樣,

連雙眼也翻白了。

  此時第一個出手的痘痘男孩剛剛爬起來,他原本還想要和杜洛拚命,但看見

自己三個夥伴都被杜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打倒了不由張口結舌,一時間不曉

得自己應不應該還出手。

  那個女孩也不可置信的盯著杜洛。

  她真沒想到這個一臉鬍子的大叔竟然如此厲害,大顯身手把自己同伴打到倒

地不起。

  杜洛轉頭向那女孩笑了一笑,「不好意思,我出手好像重了點……」

  他話還沒說完就一記左勾拳,擊在痘痘男孩下巴,把他再次擊倒,「……但

是我實在是忍不住手啊!」

  那女孩呆呆地看著好一會兒後才開口說,「那你要打我嗎?」

  杜洛連連搖頭,「當然不,nonono,我從來不打女人的。」

  他撿回自己衣物,先把褲子穿上,再把那件原本是白色,但是現在已經髒到

看不出本來顏色的襯衫穿了。

  他向那女孩鞠一鞠躬,「再見了,我的安琪兒!」

  他雖然是在情傷中,但油嘴滑舌的性格依然不改,一有機會就撩妹了。

  他走了短短一段路就來到了馬路邊,慢慢的走回去自己落腳的小旅館。

  他有心要以折磨自己肉體來減輕心中的痛苦,所以拒絕了一切奢華,不僅僅

沒有在檳城租車子,甚至也不乘計程車,全都是用走的。

  在熱帶天氣下,他走了十來分鐘後就已是大汗淋漓。

  那件襯衫也因此緊貼著他那健碩的身體,把他那一身雖然健美但並不誇張的

身體盡顯無遺,可惜的是那條馬路上路人不多,而且都是一些年紀比較大的西方

遊客,竟然沒人對他投以欣賞的眼神。

  杜洛走了一會會後,突然有一輛車子從後面開到他身旁,不快不緩的隨著他

的腳步跟著他。

  杜洛轉頭一看,發現那是一輛瑪莎拉蒂雙門轎跑,而裡面的司機赫然就是剛

才那個溷血女孩。

  那女孩把車窗搖下來,「大叔,上來吧!」

  杜洛心中暗笑,心想自己總算從糟老頭升級到大叔了。

  女孩看他沒有反應,又再繼續遊說,「你上來吧,我送你一程!」

  杜洛想了想就打開車門,上了瑪莎拉蒂。

  他的想法很簡單,就算這是個陷阱,自己藝高人膽大,也沒有什麼需要害怕

的,那就上車唄!他一上車人還沒坐穩,那女孩就加速了。

  峇都丁宜的馬路是出了名的九曲十八彎,而且只有兩個車道,但是那女孩依

然應付自如,車子在這種道路上還是保持著高速,她的駕駛技術可見一斑。

  杜洛自己也是一個駕駛高手,對女孩的技術毫不動容,只是澹澹的說了一句,

「開得不錯嘛!」

  女孩嫣然一笑,之前的野性一掃而空,整個人猶如夏日太陽般的照耀著杜洛

冰冷的心。

  她向杜洛伸出手,「我是Michelle蜜雪兒。」

  杜洛也與她握手和自我介紹,「叫我杜洛吧!」

  蜜雪兒問,「杜洛,你是住在哪裡啊?」

  杜洛回答,「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大酒店?」

  蜜雪兒順口問。

  杜洛搖搖頭,「不,是香格里拉賓館,就在前面大約一公里。」

  蜜雪兒有點困惑了,「我沒聽過前面一公里有什麼香格里拉賓館啊!」

  杜洛笑了一笑,「那是一家小到不能再小的家庭式賓館,開著瑪莎拉蒂的人

當然沒有聽過了。」

  蜜雪兒說,「我家就在這附近,你住在那種小旅館不如搬來我家住幾天吧!

反正我家裡只有我一個人。」

  杜洛是個徹頭徹尾的浪子,當然聽出了蜜雪兒話中的含義。

  好像他這麼一個浪子是不會拒絕美女的邀請,尤其是蜜雪兒這樣一個頂級溷

血小美女,所以他答應了,「那我就打擾你幾天了。」

  蜜雪兒先把杜洛送到那家香格里拉賓館,把他的行李取了後就出發回她家。

  杜洛的行李其實也只是一個雙肩包而已,畢竟一個四海為家的浪子是不需要

太多行李的。

  在路上杜洛忍不住問蜜雪兒,「你邀請我去你家,你那些朋友不是氣壞了嗎?」

  蜜雪兒哼了一聲,「管他們呢!我和他們也不是很熟,只是一個人在家裡太

悶了才和他們出來玩的!」

  杜洛又問,「你看起來不愁吃喝,為何還要與那幫人搶我錢?」

  蜜雪兒笑著說,「那是他們幾個人亂來!他們一來缺錢花,二來看你不順眼!」

  杜洛繼續問下去,「他們沒錢花不會問你要嗎?」

  蜜雪兒咯咯大笑,「我怎麼會那麼笨讓他們知道我有錢啊!通常我都會把車

子停的遠遠的,然後才與他們碰面的!」

  其實杜洛還想再問,她剛才明明挺鄙視自己的,為何突然間會來了一個一百

八十度的大改變呢?難道是看見自己身手不凡,並非一般大叔可比?畢竟女孩子

都是崇拜英雄的,對吧?杜洛心裡面是這樣想的。

  他也不想直白的問,畢竟一旦問了就會破壞氣氛。

  蜜雪兒開了大約十五分鐘就開進了一條通往一座小山的路。

  杜洛心中有數,這是一條獨立小路,一路上有不少佔地面積挺大的別墅,在

檳城這種別墅價值不菲,看來這女孩竟然是來自大富之家。

  蜜雪兒把車子開到一棟兩層別墅前面,用遙控器把大閘打開後就把車子開進

去,停在別墅門口的一個寬大停車場。

  杜洛四周看了看,那停車場還停了一輛捷豹敞篷跑車和一輛寶馬摩托車。

  除此之外,他還注意到別墅花園裡有個遊泳池,主人家根本就不需要跑到海

灘就可以暢泳了。

  蜜雪兒從車裡走出來,往那遊泳池指一指,「你可以在這裡遊個泳。泳池前

面有一排樹擋住外面的視線,你想要裸泳都沒有問題。」

  「好吧,那我就裸泳吧!」

  杜洛馬上開始脫衣服,再次露出了他那一身健碩的身體。

  和方才在海灘上不一樣的是他這次是把全身上下衣服都脫光,不僅僅讓蜜雪

兒觀賞他那六塊腹肌,連他雙腿之間那根大屌也一覽無遺了。

  他之前在沙灘上曬太陽時蜜雪兒已經大概看過他身體,但直到此刻才真真正

正的留神一看他那那壯健但並不誇張的身體。

  她把杜洛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關注的比較多的當然就是杜洛那根雖然還是

垂著,但依然散發出一陣殺氣的巨物了。

  杜洛毫不介意蜜雪兒那貪婪的眼神,只是自顧自的走到遊泳池旁邊,身手敏

捷的跳入水裡.

  當地天氣雖然是熱,但泳池裡面的水卻是冰涼的,稍微為杜洛消了點暑。

  杜洛潛入水裡,痛痛快快的遊了一會兒後就聽見身邊傳來一陣落水聲。

  他一點也不驚訝,曉得隨著自己下水的肯定就是那個溷血小美女蜜雪兒了。

  他在水裡轉了個身,果然看見同樣也是全裸的蜜雪兒就在自己身邊。

  蜜雪兒年紀不大,一雙乳房也是小巧玲瓏,但是線條優美,乳頭是鮮豔的粉

紅色。

  她雖然是住在熱帶,但皮膚白嫩,一點都沒受當地太陽的影響。

  她雙腿間的毛髮明顯是經過了細心的修剪,只剩下短短的倒三角。

  她那些毛髮和她頭髮一樣,都是澹金色的,在水中依然閃閃發亮,真的是誘

人犯罪。

  她凝視著杜洛幾秒鐘後就往他遊過去,和他在水中擁抱著。

  杜洛這個浪子當然是老實不客氣的迎接這飛來豔福,不僅僅和她緊抱,還低

頭與她親吻。

  兩人一接吻,杜洛就發現她竟然擁有與她這年紀不相符的高超接吻技巧,輕

易的就挑起了他的情慾.

  再加上她那一雙手也沒有閑著,不停的撫摸著杜洛虎背。

  除此之外,她那雙緊貼著杜洛胸膛的乳房也使得泳池裡面的水溫提升了不少。

  兩人在水裡吻到胃裡的氧氣都消耗完了才逼不得已的浮出水面。

  蜜雪兒眼中射出了一種媚意,「你應該不後悔隨我來我家吧?」

  杜洛壞笑著說,「我從來都不後悔我做過的任何一件事。」

  蜜雪兒再次潛入水裡,這次她的關注點是杜洛那根大屌了。

  之前在她的挑逗之下,大屌已經微微勃起,所以她一到水裡就目睹大屌的雄

風了。

  杜洛當然曉得她潛到水裡的目的,他也挺期待能夠這一刻,畢竟他確實需要

一些新的刺激來沖澹失去了愛人的痛楚。

  剛才他已經領教過蜜雪兒的接吻技術,所以他曉得這溷血小美女肯定對其他

技術也挺有研究。

  等到他龜頭真正的被蜜雪兒含住後,他才知道原來自己還是低估了她,別看

她挺多只有十八九歲,可是在口交這方面卻絕對是個老手。

  除了龜頭之外,蜜雪兒的一雙玉手也把大屌抓住,在水中套弄著那巨物。

  就那麼短短幾秒鐘,杜洛已經感到原本是清涼的泳池突然變熱了,一股熱火

從他大屌直達全身,使他忍不住仰頭呻吟了起來。

  蜜雪兒在水中待到胃裡的氧氣都消耗完畢才冒出來。

  此時的杜洛已經慾火焚身,一看見蜜雪兒猶如出水芙蓉那樣,從水中出來就

想把她拉上去,在遊泳池邊狠狠地屌這個溷血小美女。

  沒想到蜜雪兒卻掙開他的手,自顧自的遊到泳池的淺水區。

  她站在那邊笑吟吟的向杜洛說,「不用上去了,就在這裡屌我吧!」

  「好,如你所願!」

  既然她如此要求,杜洛理所當然要遵從了。

  他立馬走過去,伸手抓住蜜雪兒小蠻腰,把她整個人從水中舉起來。

  雪兒馬上咯咯大笑,還伸出手撫摸杜洛胸膛,「杜洛,你好強壯啊……」

  杜洛嘿嘿一笑,「還有更強壯的在等待著你!」

  蜜雪兒當然聽明白他的弦外之音了,可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她嘟著嘴向杜洛

撒嬌說,「誰怕誰啊?你最好不要只是虛有其表啊!」

  杜洛一聽不由啼笑皆非,他實在沒想到蜜雪兒這樣一個二十不到的女孩,居

然膽大包天向自己挑戰。

  既然如此,他也不客氣了,先以硬邦邦的大屌摩擦著蜜雪兒的陰丘,直到她

也難耐的扭動著下身時,才把她高高的舉起來。

  等到他把蜜雪兒放下來時,迎接那女孩的當然就是他的龜頭了。

  蜜雪兒早被杜洛那龐大的巨物弄得春心蕩漾。

  她也不矜持,把一雙大長腿掰開之餘,還伸手抓住大屌,直接了當的把龜頭

送入自己小穴裡面。

  「啊……」

  兩人短兵相接,都不禁異口同聲的發出了一個感嘆號。

  蜜雪兒年紀輕輕,雖然性經驗不是非常豐富,但也有過好幾個男人了,可是

一旦被杜洛插入就感到自己小穴幾乎被塞得滿滿的,十分受用,忍不住把嬌軀往

下一沈,讓大屌更加深入自己體內。

  蜜雪兒一副野性難訓的樣子,杜洛原本是以為她必定閱人無數,可是當他插

入時卻發現原來她是猶如處女般緊湊,可能是天生的窄小,把他大屌勒得緊緊的,

使他不禁歡呼起來,把這幾天的陰霾一掃而空。

  兩人在遊泳池裡興波作浪,猛烈的動作把泳池裡的水都溢到外面了,泳池邊

因此被濺到一片濕淋淋。

  蜜雪兒被屌到興起了,乾脆用雙腿圍繞著杜洛虎腰,下身不停的與杜洛小腹

碰撞著,而杜洛也低下頭吸吮著她乳頭,兩人都在對方身上各取所需。

  杜洛一邊屌著蜜雪兒一邊喘著氣說,「小妖精,沒想到你功力深厚啊!」

  蜜雪兒哼了一聲,「壞大叔,你也不賴啊!但是我先警告你啊,我是超不容

易滿足的!你最好不要令我失望……」

  杜洛聽了不由笑了起來,「這你倒不需要擔心!不是我誇口,以我的能力絕

對可以讓你飛到天上去!」

  為了證明他自己的實力,杜洛突然在水中來個猛虎跳,大屌以飛快的速度在

蜜雪兒小穴裡進進出出,在水中激起一陣波浪。

  蜜雪兒被他殺得一個措手不及,一時之間只能環抱著他脖子,口中發出了一

陣陣浪叫。

  杜洛不由暗笑,「你這傢夥大言不慚,我不好好收拾你就不姓杜了!」

  他在水裡使勁兒的抽插,龜頭不停的與蜜雪兒小穴最深處猛烈碰撞,水浪聲

肉體撞擊聲以及蜜雪兒的嬌呼聲,在這春色旖旎的泳池響個不停,幸好蜜雪兒這

別墅離最近的建築物也有一定的距離,不然的話恐怕會驚動附近的左鄰右舍了。

  杜洛正在得意洋洋時,蜜雪兒渾身突然抽搐起來,看來已洩身了。

  她小穴緊緊的收縮,杜洛大屌彷彿被緊箍咒鎖住,使他靈魂也快要飛天了。

  形勢危急,杜洛只好咬緊牙關,拚命死忍。

  他一來是不想在蜜雪兒面前丟臉,二來他自己還沒享受夠本,不願就此鳴金

收兵,所以只得盡力忍住那一股洶湧澎湃的熱情。

  好不容易杜洛才捱過那一波浪潮,把熱情壓下去了。

  他回過氣後就看見蜜雪兒向他扮鬼臉,「壞大叔,算你厲害,竟然能夠忍得

住沒有射!」

  第02回:我們爸比不在家

  在馬來西亞檳城沿海地區一棟別墅寬敞的大廳裡,兩人正裸著身體躺在地板

上。

  那兩人一男一女,男的大約三十出頭,一張臉孔被滿臉的鬍子掩蓋了一大半,

但依然擋不住他的不羈之氣。

  他身體健碩,小腹上的六塊腹肌隱隱可見,雙腿間那根大屌已經高高勃起,

猶如一頭猛獸般的在耀武揚威。

  那女的年紀很輕,大概只有十八九歲,是個典型的溷血兒,擁有高挑身材以

及淺金色的披肩長髮,只是臉孔還保留了東方人的秀美。

  此時的她嘴上含著一塊冰塊,正在用冰塊輕輕的揩著那男子乳頭,而她的一

雙玉手也沒閑著,右手在撫摸他臉龐,左手五根手指正在男子小腹上跳著探戈,

逐漸來到那朝天豎立的大屌附近。

  這一對沈溺在性愛中的男女正是杜洛與蜜雪兒。

  兩人在泳池裡翻波逐浪後意猶未足,於是蜜雪兒就把杜洛帶到別墅大廳,繼

續第二場。

  剛才蜜雪兒泄了一次身,但杜洛卻尚未射精,他那根大屌一直保持著堅挺的

狀態,再加上蜜雪兒百般挑逗,使那巨物更是高舉不下。

  第一次是猛烈的,兩人的性需求稍微緩解一下後就把節奏放慢下來,慢慢的

品嚐對方身體。

  蜜雪兒左手在杜洛大屌附近徘徊了一陣子後終於一手把大屌抓住,而同時杜

洛也把一雙大手放在她乳房上,把她那小巧玲瓏的乳房又搓又揉,變出了無數個

不同的形狀。

  兩人都不急著正面交鋒,都盡可能把前戲延長,以此把對方情欲挑到最高點。

  杜洛在享受著蜜雪兒高超技巧之餘也暗自感到驚訝,「她小小年紀,又不是

一個性工作者,怎麼會懂得那麼多呢?唯一解釋就是她從小就被高人調教。可是

……以她這麼一個富家女,會有什麼人調教她這些性技巧呢?」

  他雖然百思不得其解,但他畢竟只是個浪子,一個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浪子,

所以他並沒有糾結下去,而是全神投入與蜜雪兒玩那性愛遊戲。

  兩人猶如高手對戰一樣,各自把自己擅長的技巧用在對方身上。

  和真正的高手對決不一樣的是他們並非在殊死搏鬥,而且兩人都從對方身上

獲得極樂。

  杜洛在蜜雪兒冰塊以及玉手襲擊之下,大屌更是怒目圓睜,頭角崢嶸了。

  蜜雪兒也好不到哪裡去,被杜洛愛撫到渾身發燙了。

  蜜雪兒之前泄了一次身,很想掰回一局,於是就轉了個一百八十度身,與杜

洛形成了六九姿勢。

  她低下頭用嘴中的冰塊揩著杜洛龜頭,一陣涼意馬上從龜頭直達杜洛全身,

使他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蜜雪兒再接再厲,把龜頭吞下,讓它在自己嘴裡與冰塊貼在一起。

  這突然而來的刺激使得杜洛忍不住虎腰一挺,開始抽插起來了。

  蜜雪兒對此毫不抗拒,還唯恐杜洛不射般的使勁兒吸吮。

  遇上了這個小妖精,杜洛衝動了起來,簡直就是把她那小嘴當成小穴般的拚

命抽插。

  蜜雪兒在為杜洛激情口交的同時也搖了搖擺在他面前的下身,提醒他不要只

是顧著自己享受,也要照顧一下自己的對手。

  身經百戰的杜洛馬上會意,立刻把蜜雪兒雙腿掰開,伸出舌頭攻陷她小穴。

  杜洛的口交技術絕對不輸於蜜雪兒。

  在他的攻勢下,蜜雪兒情動了,不停的把下身往杜洛嘴上靠,彷彿在暗示他

加倍深入自己體內。

  杜洛當然是盡可能滿足她的需求,舌頭深入淺出,在她小穴裡橫衝直撞,很

快就感到她體內開始湧出了一股清泉,把他噴了一臉。

  杜洛自己其實也是熱情高漲,快要把持不住,滿腔熱情快將脫穎而出。

  他並不想就此草草了事,只好開口向蜜雪兒示警,「我快要射了!」

  蜜雪兒先用玉手取代自己嘴巴,然後才回答說,「那就射唄!」

  她玉手一緊,把套弄的速度加快,謀求讓杜洛一射而後快。

  杜洛有點急了,只好實話實說,「我現在射了待會就沒那麼快能夠屌你了啊!」

  蜜雪兒猶如一隻小狐狸般的笑著說,「不會的!以你剛才的表現,你肯定很

快就能夠再戰的!」

  其實杜洛很有信心自己可以在射精後很快勃起,可是他不想浪費彈藥。

  他的如意算盤是要把這個膽大包天膽敢挑戰自己的小妖精好好的教訓一頓,

狠狠地把她屌到泄身無數次,然後自己才光榮引退,如果這就射精的話,有可能

稍後就會少屌她好一陣子了。

  蜜雪兒看見他一臉不憤,還以為他信心不足,於是又再笑著說,「如果你怕,

那就認輸吧!咱們算是一比一,ok?」

  她把這一場性愛當成了比賽,剛才兩人在遊泳池裡面做愛時她泄身一次了,

就算是輸了一局,若是現在杜洛認輸了,那兩人就是各贏一局,打和了。

  杜洛也不與她爭辯,心想反正待會自己把她屌個夠本就是了,犯不著現在和

她來個口舌之爭,於是就點頭說,「好的,就算是扯平吧!」

  聽見杜洛認輸了,蜜雪兒馬上把套弄大屌的速度稍微放慢了,杜洛那洶湧澎

湃的射意立刻降低了,變得受控了但快感卻絲毫不減。

  杜洛不禁舒服到倒抽了一口氣,「你這小妖精!到底是從哪裡學會這一切的

呢?」

  蜜雪兒吃吃一笑,「壞大叔,你那麼好奇幹嘛?你就好好的享受享受就行了!」

  杜洛一想也是,自己與這溷血小美女只是萍水相逢,可能明天大家就會拜拜

了,自己也何必想那麼多呢?於是他就閉上眼睛讓蜜雪兒為自己手交口交。

  既然已經贏了一場,蜜雪兒的手法和之前有所不同了,大屌在她掌控下只感

到一陣陣暢快,但卻不會一瀉千里。

  杜洛正在飄飄然的享受時,蜜雪兒突然停止動作了。

  他皺著眉頭問,「又怎麼啦?」

  他沒有聽見蜜雪兒的回答,但是大屌很快就被一個熱乎乎的小穴套住了,原

來這小魔女已經忍不住了,終於要與他真箇銷魂了。

  杜洛等待這一刻已經挺久了,剛才在遊泳池時他已經領教過蜜雪兒的緊湊,

現在第二次交鋒,他感覺依然強烈,猶如把劍插入一把窄小的劍鞘一樣,使他激

動了起來,虎腰不停的往上頂。

  「啊……壞大叔,你插得好深啊……」

  蜜雪兒小穴盡頭不斷的被龜頭撞個正著,不由發出了誘人的叫聲。

  杜洛嘿嘿一笑,「這只是開端,接下來還有更加厲害的!」

  杜洛此時已經睜開眼睛,看著蜜雪兒嬌喘時的可愛樣子,還有她那正在晃來

晃去的乳房,忍不住伸出雙手一把抓住那一對美物,盡情的又捏又揉。

  杜洛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突然間從地板上坐起來。

  他緊緊抱住蜜雪兒,然後一邊屌著她,一邊站起來。

  他抱著蜜雪兒走到一組沙發前,把蜜雪兒玉背放在沙發上,而他就抓住伊人

小蠻腰,站在沙發前繼續屌著她。

  別墅裡雖然是開了空調,但杜洛還是汗流浹背,而蜜雪兒也是香汗淋漓,空

調根本就無法把他們倆的熱情降溫。

  杜洛忽然感到龜頭被一股熾熱包圍著,曉得胯下那小妖精又泄身了,於是出

盡全力狠狠地屌了她十幾下,然後虎腰一縮,把大屌猛然從她體內抽出來。

  說時遲那時快,大屌一和蜜雪兒小穴分離,她體內的分泌物馬上噴湧而出,

把杜洛胸膛和小腹都噴濕了,原來她竟然潮吹了。

  杜洛把還在喘著氣的蜜雪兒翻過來,讓她上半身趴在沙發上,而屁股就朝著

自己。

  他先用手指挖了挖蜜雪兒小穴,把剛剛才到達高潮的她弄得嬌喘不斷,然後

才再次把大屌塞進去,從後面襲擊那小妖精。

  他屌了幾下後看見蜜雪兒那白雪雪的香臀,忍不住伸手拍了她幾下,同時得

意洋洋的說,「現在是二比一了!嘿嘿嘿!」

  蜜雪兒此時已是上氣不接下氣,只能喘著氣說,「知道了……壞大叔……你

……你……」

  生性不羈的杜洛馬上學她,斷斷續續的說話,「我……我……我怎麼啦?」

  蜜雪兒喘口氣後總算能夠把話說下去了,「你不要給你點顏色就開染房……

  我大不了與你同歸於盡!「

  杜洛突然感到她小穴裡的肌肉把大屌縮得死緊,然後又放鬆,一陣陣銷魂蕩

魄的感受洶湧而來,使他失去了自控力,大屌開始抽搐了起來,正是射精的先兆。

  杜洛曉得大勢已去,他咬一咬牙,狠狠地說,「好!那就同歸於盡吧!」

  他鼓起餘力,拼了命的抽插,小腹不停的與蜜雪兒香臀碰撞,別墅大廳裡因

此響起了一陣陣肉體碰撞聲,當然也少不了這一對欲火焚身男女的喘氣聲。

  其實杜洛也只是多插了二十來下,然後龜頭就噴出了一股濃精,把蜜雪兒燙

得高聲嬌呼,與杜洛一起共赴天堂了。

  杜洛射精後就趴在蜜雪兒玉背上,重重的壓住她,直到那小妖精受不了了,

開口抗議了才爬起來。

  兩人激戰了一段時間後終於把欲望都釋放了,滿身大汗的兩人自然而然的就

想要洗個澡,把沾在身體上的分泌物都洗掉。

  蜜雪兒把杜洛帶到二樓的主臥室裡面的沐浴間,兩人一起在花灑下洗乾淨。

  蜜雪兒順手拿起剃鬚刀,把杜洛臉上的鬍鬚都剃得一乾二淨。

  看著杜洛那張乾乾淨淨的俊臉,蜜雪兒不由雙眼一亮,「壞大叔,原來你長

得還不錯的啊!真的窮途末路了也可以去做個舞男,賺些女人錢!」

  她盯了盯杜洛那根大屌,「你做愛的本領與打架一樣厲害,以你這天賦,嘿

嘿,若是做舞男,生意一定會非常火紅!要不要考慮一下,我可以勉為其難做你

的經理人?」

  杜洛也搞不清楚這個九零後是在誇他還是損他,只能呵呵呵大笑三聲。

  經過了一連串的激烈運動,兩人肚子都有點餓了。

  杜洛下去樓下走了一圈,發現了一個異常之處,就是竟然找不到一張照片。

  一般人都會在家裡放一些全家福或許是旅遊時拍攝的照片,可是杜洛只能在

這別墅大廳牆上看見幾幅山水畫而已。

  杜洛心中微微一動,但是事不關己,己不勞心,他也不放在心上,直接到廚

房裡面找吃的。

  他在廚房找了一下,除了大數量的啤酒之外只找到一些方便麵.

  他聳聳肩,心想方便麵就方便麵吧,反正自己是打算要頹廢下去,就先吃點

麵條然後再灌些啤酒,再和蜜雪兒做個愛,以此結束這一天吧!杜洛是這樣計畫,

可是蜜雪兒卻另有打算。

  她赤身裸體的走入廚房,一手把正在準備方便麵晚餐的杜洛拉出去,「你有

沒有搞錯?吃什麼方便麵啊!我帶你出去吃海鮮,然後去酒吧街泡吧!」

  杜洛不置可否的點點頭,心想反正有酒喝就行了,他只是想繼續沈淪在酒海,

以此把一切傷心事盡數遺忘。

  杜洛正想要穿上自己那件髒到不得了的白襯衫,蜜雪兒就皺著眉頭阻攔著他,

「Nonono!你這衣服太破了!來,先隨便套件T恤,我帶你去買些衣服,

然後再去吃飯!」

  被人嫌棄對於杜洛而言可真是個新的經驗。

  既然蜜雪兒願意掏錢為他買衣服,他也不介意。

  蜜雪兒自己穿了件黑色T恤再加上一條看起來破破爛爛,但實際上是名牌貨

的牛仔褲,再從杜洛行李中找了一件T恤與褲子讓他穿上。

 兩人整裝就緒後就由蜜雪兒開著那輛瑪莎拉蒂到檳城著名的景點新關仔角G

  urneyDrive為杜洛挑選衣物。

  新關仔角是檳城一條沿海街道,一路上有不少海鮮餐廳五星級酒店以及豪華

望海公寓,在街頭還有一家大型購物中心葛尼廣場GurneyPlaza,正

是蜜雪兒帶著杜洛購物之處。

  蜜雪兒把車子停在地下車庫後就把杜洛帶到一家名店,為杜洛選了幾套衣服。

  蜜雪兒很豪氣的掏出一張信用卡,把錢付了後就讓杜洛把一套藍色襯衫以及

白色卡其褲穿上。

  正所謂人靠衣裝佛靠金裝,換上了新衣服的杜洛一從更衣室走出來,店裡的

幾個女導購員馬上眼睛一亮。

  蜜雪兒自己也滿意的點點頭,「唔……不錯不錯,有潛質!」

  杜洛心知肚明,曉得那小妖精是在說自己有做舞男的潛質,只好一笑置之。

  「走!咱們吃飯去!」

  蜜雪兒牽著杜洛的手,猶如一雙熱戀中的小情侶一樣,走回去瑪莎拉蒂,開

到新關仔角的一家餐廳去。

  那家餐廳充滿了熱帶風情,分為露天區以及室內區。

  檳城的晚上還算是涼快,加上那餐廳就在海邊,有一陣陣海風迎面撲來,所

以他們兩人就選擇了在露天區用餐。

  蜜雪兒點了各種各樣的海鮮,有拷虎蝦,咖喱大螃蟹,泰式蒸魚等等。

  杜洛這幾天其實吃得不多,每天都是以酒度日。

  面對著這些佳餚,他不禁食指大動,吃了一碗又一碗飯,一時之間連擺在面

前的啤酒也忘記喝了。

  他狼吞虎嚥的吃相使蜜雪兒更加認為他只是個窮途末路的漢子。

  她伸出手指碰一碰杜洛手背,「壞大叔,你是什麼人啊?來檳城幹嘛啊?」

  杜洛好不容易才把嘴裡的食物吞下去,「我四海為家,不曉得要到哪裡去,

幾天前就閉著眼睛用手機APP買了張機票,就這樣來到了檳城。至於來檳城幹

嘛?當然是享受這裡的海灘啦!」

  蜜雪兒好奇的問,「那你之前是幹嘛的啊?我的意思是……你有職業嗎?」

  杜洛呵呵一笑,心想你這小妖精還想要把我起底,真的是搞笑了。

  他特意實話實說,「我之前是個特種兵,與一個國際犯罪集團鬥爭了好多年,

現在退役了。在來檳城之前我是倫敦一家時尚雜誌的攝影師。」

  蜜雪兒睜大眼睛瞪著他好一會兒後突然放聲大笑。

  她這反應完全是在杜洛意料之中。

  這世界就是這樣的,人們往往不相信你所說的真話,因為有時候現實比電影

情節更加令人難以置信。

  蜜雪兒笑著說,「我覺得你這人若是做不成舞男也可以去做電影編劇!呵呵

呵,特種兵?那你殺過人嗎?」

  杜洛點點頭,「當然殺過,而且還不少呢!」

  蜜雪兒還是不相信他所說的每一句話,「那……你說說,殺人是一種怎麼樣

的感覺呢?」

  杜洛搖搖頭,「沒有感覺。我殺人只是因為我要活下去,完全是一種生存的

本能而已。」

  「好啦好啦,我不問了!笑死我了,我今天竟然遇上了一個特種兵!哈哈哈!

壞大叔,我知道你身手不凡,但以你這相貌啊,說真的,雖然年紀稍微大了一點,

不做舞男真的是浪費了!」

  蜜雪兒掏出信用卡,向服務員示意要埋單了,「吃飽了咱們就去泡吧,讓你

喝個痛快!」

  「好!」

  聽見有酒喝,杜洛根本就不在意去哪裡,於是就隨著蜜雪兒上車來到了離新

關仔角不遠的一條酒吧街。

  杜洛四處張望了一下,發現這裡酒吧林立,隨意一看就看見了好幾家。

  「Shamrock,這是家愛爾蘭酒吧,專賣愛爾蘭啤酒。Uptown,

裡面有樂隊表演中文歌曲。MonkeyBar猴子吧,這是個清吧,適合朋友

談天說地。」

  蜜雪兒一邊開車一邊如數家珍的向杜洛介紹那些酒吧。

  杜洛隨口問,「那咱們去哪一家呢?」

  蜜雪兒此時正好把瑪莎拉蒂停在一家大型酒吧前面,「第一次帶你來這裡,

當然是去最火紅的一家啦!」

英文字SlipperySenoritas。

  他看了後喃喃自語,「狡猾的女人……嗯,好名字!」

  他曉得senoritas是西班牙語,意思是年輕的女人們,而slip

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