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淫奇抄之惡魔相機

淫奇抄之惡魔相機

作者:snow_xefd

2011年6月5日首發sis

                (零)

  「咔嚓。」

  一聲輕響,精密的儀器中,一個和你完全一樣的影像便被印描在了奇妙的載

體上。所有被攝入的部分,都準確而迅速的成為一張圖像。

  就像是另一個自己,被鎖定在了一張小小的紙片上,鎖定進了另一個空間。

  照相機,就是這樣一個奇妙的機械。

  初次接觸到照相機的人們,對這種東西產生了極大的恐懼,認為那和自己一

模一樣的相片奪取了自己的魂魄。

  科學告訴我們那只是無稽之談。

  只是,當你拿著自己的照片,認真的端詳著照片中的那個個體的時候,真的

不會感到有什麼特別的感覺麼?那小小的相片上,記載的真的僅僅是一個影像而

已麼?

  每一個相機,其實,都是一隻眼睛。

  ……這也是一個相機,只不過,它不是現實世界的產物。

  它屬於那個充滿慾望的奇妙世界,當那個男人按下快門的時候,會發生什麼

樣的事情,是香豔還是恐怖,是詭異還是有趣?

  讓我們,靜靜的看下去吧。

  「咔嚓。」

                (一)

  從暗房裡拿出新一張傑作的時候,被縟的旁邊已經擺好了紙巾,那用著名A

V女星下體倒模而成的自慰器也已經擺在了被縟正中。

  須藤真司解開了浴袍的帶子,一手捏著照片的邊緣,一手伸向了下體,揉搓

著已經逐漸充血的分身。

  他緊緊地盯著那張照片,雙眼有些發紅,肉棒很快的豎立起來,他趴到了被

褥上,把勃起的陰莖用力的插進了自慰器中,嘴巴開始親吻著手中的照片,屁股

跟著搖晃起來。

  須藤真司,24歲,大學肄業,沒有工作,靠父母寄來的生活費維持著蟲一

樣的生活。

  長相可以算得上英俊的他有過三四個女朋友,也和她們無一例外的都上過床,

但沒有一個能讓他像現在這樣興奮。

  儘管他現在手上拿著的不過是一張相片而已。

  相片是明顯偷拍來的,那個和旁邊朋友聊得十分盡興的美麗OL並沒發覺自

己的窄裙已經上縮,在她偶爾一次無意識的擺動腿部的動作中,豐滿的大腿根部

張開了一個誘人的縫隙。

  他的鏡頭捕捉到的,就是這樣一個看似很普通的瞬間。

  幽深的縫隙盡頭,隱約可以看到一絲紫色。

  那一定是這個OL的內褲,內褲的裡面一定充滿了她那個年紀特有的成熟的

女人味道,一想到那個味道,真司的肉棒就要裂開一樣的發脹。

  他喜歡這種成熟豐滿,就像是秋天熟透的蜜桃一樣的美人。可是以他的能力,

只能誘騙到一些不諳世事長相普通的高中少女上床。即便是玩弄的她們高潮迭起,

真司也感覺不到一點滿足。

  他想要看真正的女人在他的身下扭動呻吟的模樣。

  想像成了他唯一的渠道。他開始嘗試著偷拍,在澀谷繁華街頭,迪斯尼喧鬧

的門口,銀座淫亂的小巷,尋找能撩動他性慾的女人,然後,找到最動心的那個

角度,悄無聲息的裝進手中的相機。

  洗出照片後,他就像現在這樣自慰,想像著插入了照片上女人的肉體,一直

到快感到達絕頂的那一刻,才喘息著拔出肉棒,把白濁的精液噴灑在照片上。

                (二)

  在朋友家的咖啡店打工,並不是真司的本意,但他確實的需要錢。

  因為他的相機壞了。

  送去維修店,得到的答覆是壽終正寢。他只好把買新相機記載了日程上。

  真司是個性慾旺盛的年輕男人,沒有女友的日子裡自慰是睡前比刷牙還要重

要的事情。而現在他卻失去了性慾的源泉。

  屏幕上扭動的美豔女星只能給他直接的刺激,這樣的刺激遠遠比不上腦海中

的想像,也遠遠比不上偷拍來的真實,很快就會令他膩煩。那些做作的寫真中的

女人長相到都很不錯,但因為過於刻意的修飾反而沒了那種他所喜歡的真實感。

  幾個星期下來,那兩樣都已經無法讓他射精。

  而薪水還要十天才能發下來,至少還要兩個月份這樣的薪水才能讓他買一台

令他滿意的相機。

  這樣的日子,想想都很難過。

  朋友的咖啡店挨著繁華的寫字樓區,午休和下班時間,會有不少相貌不錯的

OL在店裡喝咖啡。真司招待的往往特別積極,倒不是想要試試看會不會被某個

OL看上,而是想趁著對方看單的時候小心的偷窺一下領口中的風景,然後牢牢

地印在腦子裡,作為晚上自慰的素材。

  而其餘的時間裡,真司所能做的就僅僅是看店而已。那時即使掛上「今日休

業」也不會有任何經濟損失的空曠程度,他也只有對著門外熙熙攘攘的人群發呆。

  這一天真司沒能看到一個看得上眼的女客人,自然也不用說看到誰的胸部或

者大腿,無聊的回到簡陋公寓的他已經在盤算今天要不要去買一套新的寫真集。

  就在他打開門鎖決定拿錢出去買而開始考慮這次要買誰的寫真的時候,他的

腳踢到了一個牛皮紙包成的,扁長的包裹。

  沒有寄件人,沒有郵戳和蓋章的痕跡,就像是無聊的惡作劇而從寵物入口塞

進來的垃圾一樣,隨便的躺在玄關的地上。

  他拿起來晃了晃,沉甸甸的,沒有什麼響聲,手指捏上去,是堅硬的金屬質

感,大概只有錢夾那麼大的金屬盒子。

  是新的推銷方式還是炸彈什麼的奇怪東西,只有打開才能知道了。

  於是他拆開了包裹。

  於是,他就看到了一個照相機。

                (三)

  真司從沒有見過這一款的照相機,整個銀色的外殼上找不到任何可以作為商

標的圖案,也沒有寫著參數之類的必要數據。相機的設置也十分奇怪,按鈕只有

快門一個,甚至沒有開關,底端有像是直接出片的狹長縫隙,可是,並沒有放紙

進去的通道,整個機身也無法打開,找不到電池之類的東西。

  沒辦法放膠卷,按說應該是數碼相機,可是找遍了外殼,也找不到可以連接

電腦的接口。

  唯一一個可以伸東西進去的接口,是一個剛剛能伸進真司小拇指的孔洞,裡

面黑黝黝的什麼也看不清,因為相機整體非常的小巧,那個小拇指的孔洞已經幾

乎和相機的厚度一樣大小。

  他想了想,把小拇指伸了進去,想摸摸裡面究竟有什麼。

  伸進一個指節後,指尖突然傳來了一陣尖銳的刺痛,真司啊的一聲抽出了手

指,就看見像是在醫院採血樣一樣的針刺傷口。

  「什麼啊!是誰在惡作劇!」他不滿的低叫,隨手就要把這鐵盒子扔到一邊,

但就在這時,相機的鏡頭前遮蔽的金屬蓋緩緩地打開了。

  他遲疑了一下,把眼睛湊到了相機背後的視窗,眼前確實的出現了拍攝的場

景,和其餘的相機沒有什麼不同。

  不管怎樣,總歸是一台新相機,買到合適的相機前,就用它好了。

  真司無聊的躺在被縟上,拿著這台相機對準了天花板,按下了快門。

  沒有任何聲音,真的是非常適合偷拍的相機。大約十幾秒後,狹長的縫隙裡

緩緩地劃出了一張相片。

  並不是一次成像相機所拍出來的那種相片,而是彷彿就在機身內進行完了洗

印這一過程,直接吐出了一張相片。

  他拿過相片,端詳著清晰的程度。

  照片很清楚,沒有任何失真的地方,可真司看著這張相片,總是有一種很莫

名的感覺,就好像這張照片體會到了他的情緒,帶著一種懶懶沒有精神的感覺。

並不是沒有景物焦點而產生的空洞感,而是真切的在照片裡體現出了無聊的感覺。

  這感覺讓他有點不舒服,隨手把照片丟進了紙簍。

  既然有了相機,就該試試正經事了。真司搓了搓手掌,把相機拿起來,走到

了窗邊,開始往下面的街道張望著。

  也不知道五層樓的高度這怪裡怪氣的相機能不能調焦到那麼遠,姑且試試看

好了。雖然連調焦的功能都還沒發現,真司還是開始尋找起了樓下的目標,如果

只能拍到一個模糊的影子,那就只好出門買寫真集了。真司這麼想著,目光鎖定

了馬路對面等待著交通燈變色的一個女性。

  他的視力一直都很好,一眼就看出了她是目前他視野裡能看到的最出色的女

人,雖然有此刻路邊的人不多的緣故,但至少她的身材是相當不錯的,長相也可

以算是中上,這種情況下,聊勝於無。

  他把鏡頭對準了那個女人的方向看了過去,然後吃驚的張大了嘴。

  不僅是因為鏡頭中的畫面清晰到彷彿接了一個望遠鏡,也不全是因為焦點自

動鎖定在了那個女人的身上,最重要的原因是,那個出現在鏡頭裡的女人,竟然

是完全赤裸的!

                (四)

  真司吃驚的把眼從相機後挪開,用胳膊揉了揉,看過去,那女人明明穿戴得

非常整齊。

  難道是眼花了?

  他疑惑的甩了甩頭,又把相機放到了眼前。

  這時,他又看到了那個女人的裸體。一絲不掛。

  飽滿渾圓的乳房頂上,連乳暈深紅的顏色都看得清清楚楚,併攏的雙腿中間,

恥丘的毛髮應該是因為高叉泳衣而修剪過,整齊的呈現倒三角狀。鏡頭中甚至連

她的鞋也看不到,她的腳跟懸著空,小腿因為高跟鞋而挺直。

  應該是紅綠燈已經變色,她抬起手腕做了個看表的姿勢,然後邁著小步向斑

馬線走去。

  口乾舌燥的真司突然意識到機會不會再來,他果斷的按下了快門,眼前的景

象閃了一下,然後,鏡頭內的畫面突然變回了真實的樣子,就好像剛才的一切都

只是他的幻覺而已。

  早知道這樣……就不按快門了!真司後悔的捶了一下窗檯,突然發現,鏡頭

中的女人停下了步子,臉上浮現出了疑惑的表情,然後開始向著他這邊的方向看

了過來。

  這……怎麼可能被發現。雖然腦中這樣想著,他還是下意識的躲到了窗後。

  萬一,或者連萬分之一的可能都沒有的,被發現了的話,他的行動無論怎麼

解釋,也會顯得有些可疑的吧。

  嘶嘶……照片滑了出來,光潔雪白的背面朝上。真司遺憾的嘆了口氣,把照

片翻轉過來,緊接著,驚喜的睜大了眼睛。

  剛才的一切並不是幻覺,這張照片上,那個剛剛邁出步子準備過馬路的年輕

女性,和他剛才看到的一樣是完全赤裸的。儘管周圍的景物都顯得模糊,但中央

女性的裸體卻拍攝的非常清楚,感覺只要放大的話,甚至能數清楚她大腿根部的

陰毛。

  登時有一股火焰開始在他的小腹深處燃燒起來,他興奮地把照片壓在桌上,

鑽進了浴室洗澡。

  今晚對著這張照片,來個兩三發想必也沒有問題!

  就在他裹著浴巾把自慰器清洗完畢,已經準備趴在被縟上對著照片開始的時

候,門鈴突然響了。

  真司下意識的把照片壓在了枕頭下面,慌亂的用被子蓋上了已經塗好了潤滑

膏的橡膠性器,疑惑的走到了門邊,一邊從貓眼看出去一邊問道:「誰啊?」

  門外傳來有些遲疑的聲音:「那個……請問須藤先生在麼?」

  同時真司也看清了門口的人,竟然是照片的主角,那個頗有幾分秀氣的豐滿

女人。

  看來是從門口的名牌看到了名字,可她為什麼會來?他有些忐忑的掛上了門

鏈,把門打開。

  「您……就是須藤先生麼?」是很恬淡的嗓音,不過卻帶著一絲奇妙的焦躁

感覺。

  「我就是,我已經睡下了,你有什麼事麼?」他沒好氣的回答,也有些心虛,

畢竟面前的女人赤身裸體的照片就在自己的枕頭下面擺著。

  「那個……不好意思,我……我可以進去看一下麼?我……我剛才覺得,好

象從這個房間裡,有人……有人對我做了什麼。我……」她一副急得要哭出來的

樣子,臉頰也有些發紅,「我……我……我覺得很不對勁。」

  真司有些驚慌,但很快裝出了無辜的樣子,「這位小姐,我和您應該是第一

次見面才對,我想我不可能對您做過什麼,如果沒什麼特別的事情我想我要去睡

了。」說完,他立刻就把門關上,背靠著門板喘著氣。

  難道那個相機拍到誰,誰就會有感覺?

  門外的女性還是不太想放棄,一聲聲叫著真司的名字。

  真司不敢回應,只是那樣靠著門站著。

  一直過了十幾分鐘,那個女人才滿懷失望的沉默下來,微微抽泣著離開了。

  他這才放心的回到了被縟上,拿出了那張照片,貪婪的盯著上面女體豐滿的

乳房和充滿彈性的大腿,射精前的恍惚中,他甚至覺得裡面的那個裸女像是有生

命一樣在微微顫動。

  他破天荒的沒有把精液射在照片上,這樣的照片他還不捨得浪費。

  自慰了三次之後,真司滿足的舒展了四肢,把照片壓回到枕頭下面,舒暢的

入睡。

                (五)

  第二天,照片不見了。

  真司瘋了一樣的找遍了屋內的每一個角落,依然找不到哪怕一點碎片的痕跡。

  要不是那台神奇的相機還在他的身邊,他幾乎要以為昨晚只是做了一個奇怪

的夢而已。

  他拿起相機端詳著,找不到開關,鏡頭蓋也關閉著。

  本來還想多研究一會兒,眼角卻掃到了被一掌拍倒在榻榻米上的鬧鐘。

  「該死!要遲到了!」真司慌亂的穿好了衣服,出門的時候,他自然沒忘了

拿上那台相機,比起家裡的陽台,咖啡館毫無疑問能拍到更好的素材。

  一想到那些看似端莊的成熟OL套裝內包裹的雪白肉體,真司的褲襠裡就一

陣興奮的悸動。

  比起真司的遲到,他那個朋友更在意自己在澀谷拐小妞上床的計劃被拖延,

匆匆忙忙的把店子拜託給真司後,換上了一身閃亮而富金屬質感的服裝,揣了整

整一盒套子走掉,連門口壞掉的